偷生

7月19日。星期日。下午4:30。

每个星期天到了这个时间点,就会莫名其妙的焦虑。已经很努力了,但是还有一堆的工作。要反省,是工作量大,还是自己没有效率。

一项审计项目,很有效率的做要一个半月。我有超过10个engagement。没有办法很有系统的专心做完一个engagement再move on。一天的日程大概如下:

9:00am – 11:00am      Engagement A
11:am – 12:30pm        Engagement B
12:30pm – 1:00pm     Lunch
1:00pm – 1:45pm       Con call
1:45pm – 2:30pm       Engagement C
2:30pm – 4:30pm       Engagement A
4:30pm – 5:15pm       Con call
5:15pm – 6:00pm       Status Update

偷早上8点做一点work out。一定要健康不可以继续肥胖。
偷傍晚6点来一个cooking therapy。我已经分不清楚是真的喜欢做菜还是很需要这个session来喘气。

快速吃过晚餐,偷一个小时看最爱的TVB和洗澡。然后继续准备明天各种conference call 需要的PBC。到最后,没有一项engagement 是完成的。

怪我,没有效率。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8个小时做一个项目。

每天下午4点钟需要嗑一颗巧克力。身体需要糖分去缓解紧绷神经。可是心情没有真的快乐。

晚上要听着音乐睡觉。必须要深沉睡眠,第二天才有精神重复一天没有办法完成engagement的日程。

Circuit Breaker 这段期间每天重复这样的routine。是自律还是比较像坐牢?

我不想抱怨。一直在调整,一直在给自正能量。可是,为什么感觉在苟且偷生…

诗韵
19-07-2020

心累

很累的时候就会在脑海里重问自己一百遍

不努力可不可以?
可以。

那再坚持一下可不可以?
可以。

所以
就这样坚持了七年

很累

但是不可以哭
因为哭了眼睛会更累

咬紧牙关眨一眨眼就过了

这个是我很小就懂得的道理

但是,要怎样一直保持战斗力

诗韵
15-07-2020

我不好

我觉得
现在随便一个人问我

你好吗?

我都会
马上崩溃

可不可以把正能量
借一点个我
please

诗韵
26-05-2020

离家十年

偶然发现,离家10年。

从不敢说英语到日常都用英语社交。还是可以说华语的。可是这里是新加坡。交朋友,第一句还是不敢不说英文。初来乍到,一群华人围在一起说英语。用那赶火车的速度。逼着自己融入。渐渐的也赶上那英语的腔调,竟然还说了一口流利的Singlish.

从不做饭到每天尝试新菜式。开始进厨房是从大学毕业过后开始工作的第一个月。兜里只有7块钱。买了一大包spaghetti,一罐Prego,一包sausage。大概吃了一个月。再跟朋友借 50块,即使不喜欢Amoy不通风的气味,也总算拼凑着等到第一份薪水。差不多要领第84份薪水了,竟然还培养了烹饪这个爱好。

从不付租金就有海马牌椰丝queen size bed到一周100新币的单间宿舍,6人合租2400新币的组屋,然后5人合租、四人、三人。10 年,5个住处。合租生活是开心的,却也少不了摩擦。合则来,不合则去。也不用勉强自己去和谁相处融洽。总算成功合租7年,竟然发现自己本质上是一个孤独精。

从不用做家务到每个星期洗厕所。小时候看着妈妈每天扫地抹地洗衣服洗厕所,就默默发誓长大了不可以这样。总以为打着新时代女性的旗号就只需要当一个白领光鲜亮丽踩着高跟去上班。小时候的幻想不够详尽。白领踩着高跟下班后家里不会突然变干净。马尾扎一扎还是要拿着刷子去刷马桶。竟然还让自己发现生气就会跑去洗厕所的怪癖。

离家10年。想家吗?其实还好。家在马来西亚,生活却在新加坡。都不敢说 – 你来吉隆坡我带你去玩。吉隆坡最推荐的火锅店在哪里?麻烦你带我去…

10年,也不算一个短的时间。总也得把自己的日常作息生活习惯培养起来。大概跟家里惯用那一套有些不一样。偶尔回家,感觉自己比较像客人。客人还有一张酒店房卡。我连一串钥匙也找不到。

不喜欢别人说我是新加坡人。因为我根本不是啊。但是自己知道,思考模式、说话方式、对事情的看法,多少都被潜移默化了。让一个人在狼群里生存10年,还指望这人用两条腿跑吗?

10年。总算把自己拉拔成一个大人。
但是,有没有成为一个善良的好人?

诗韵
08-05-2020

 

2020小目标

2019年的最后两个小时,和人群一起大步走在台湾大马路上,一起挤到101去看烟火听演唱会。

那一刻,突然觉得自己18岁。好久没有感觉那么年轻了。

Image may contain: one or more people, skyscraper, night, shoes and outdoor

第二天,虽说也在旅行的路上,当巴士若无其事穿行到西门町,突然感慨 – 似乎刚刚才跨了一个年,怎么日子还是和昨天明天一样?

其实都是一样的。跨年与不跨年,31号还是1号,日子还是如常,混蛋还是混蛋。不要以为自己看了期待已久的跨年烟火,全世界就要陪着你有仪式感。

前几年进入倒数阶段时总会感慨 – 哎,我几岁几岁了。原来,是真的。到了一定的年龄,岁数就一个数字。说真的。我今年完全没有那种 “我已经要29岁了” 的那种感觉。更多是愤慨。

不甘心自己在过去一年里,并没有成长。没有长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2020年,像18岁一样,为自己设下一些小目标。365天后,回头来看看自己有没有达标。

2020年,要重新培养写周记的习惯。这几年都没有认真的写blog。最主要是没有好好整理自己的情绪。每个人的情绪抒发点不一样。譬如我不知名的邻居他喜欢吹走音的笛子。而我,大概就是写自己明白的文章。

2020年,要阅读。至少12本书。我的爱好不多,如果可以一直坚持这一项,那我务必要拼命坚持下去。

2020年,每个星期要去游泳。对!我不喜好运动。但是绝对不可以让自己胖成一头猪!

2020年,每个星期要完成一个level的西班牙语。坚持不一定成功,但是不坚持就注定失败!学了那么多年,今年我一定要坚持下来!

2020年,要考至少一个level的valuer certificate。在公司认识了一个很热血的小妹 – Pat。很喜欢这个对生活很有态度和主见的小妹。她带我认识了这个 valuer qualification 也让我重新找到生活的sparks。所以每次很dull的时候,我都会要跟小妹吃个饭。除了发牢骚,我还很需要小妹的正能量。

2020年,要去一个europe的solo trip。Solo trip我算是老油条了。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远方的诗和田野。为了远方的诗和田野,我会努力的!

2020年,至少要回家20天。在新加坡10年,都不知道有没有认真躺在自己家里的床上超过一个月。我都不会敲锣打鼓告诉全世界我回家了。因为,我只想宅在家里做公主。

2020年,答应自己每天不可以工作超过11:30p.m.。工作有时,休息也有时。一天发现人生最美好的这几年都贡献给工作,没日没夜的加班。连约会都想着升职加薪。是,努力最终都会被看见。但是,那也只是一份工作。接下来的好几年,人生会继续美好。至于工作,我凭良心、尽本分。

2020年。我真不求大富大贵。只求日日安康。

诗韵
10-01-2020

Ashley Guestlist

Ashley’s Guestlist 断断续续进行了3年。

很感慨。
在这个人人说无聊的小红点新加坡,我们至少还挤出一点小乐趣。

很高兴。
当朋友之间原本不认识的两个人,在聚会过后还可以自己去post event还成为朋友。

我记得我们第一个不成文的Guestlist在一个贵得要命的rooftop bar。咏盈+嘉汶+我各自带了一两个朋友,还有Steven。那是一个不想回家的星期五。我记得那天好郁闷,几乎拿到手的纽西兰offer被拒绝了,上一段感情也接近临界点。

我记得那天我post了一句 – 人生几何,风和日丽

21149711_264887097351126_2077354507162877952_n

Ashley Guestlist 就在那一个屋顶开始。以core team为基础,每个人带一个新的朋友参加。若这新朋友同是外向神经质,便会成为core team,然后在下一次的活动中再带一个新朋友参加。简称 – 老鼠会制度

第二个event,我们去kayak。顾及到炎热的天气和大太阳,我们赶在关店前两个小时开始。说服了好多不会游泳而且怕水的朋友做一次kayak的尝试。还考虑到pairing的问题,我和咏盈竟然还用名句精华抽签方式配对。

21910664_273928506429373_2639625933060833280_n.jpg

这一次,Kah Seng的女神,从咏盈换成凤君。

一年过后,所有工作上和情感上的混乱总算告一段落。终于,又想起生活上需要一点sparks。这一次,我们去Botanic Garden 野餐。每个人带一个朋友,也带一点食物。开始的时候有些小尴尬,一轮Indian Poker过后大家开始熟络。野餐后我们去吃ice cream。男团过后还自己跑去喝酒。

那一次,很有像回到校园办event的感觉。

62357298_119699905676345_1220412127307015461_n

这一次,Kah Seng的女神,从凤君换成仪嘉。

因为陈咏盈同学连续办了大概两个星期的欢送会,不好意思再告诉别人要farewell,就用了Ashley Guestlist的名义办了一个BBQ。

那是一个很温馨的聚会。没有高档的鸡尾酒,没有体力活,也不需要用游戏化解尴尬的气氛。大家就很自然的坐在一起,一起想当年,一起聊近况。我都尽量不想这是和陈肥婆最后一次一起办的Local Ashley Guestlist. 啊!那有多伤感。因为我们下次要办跨国的Ashley Guestlist了。

这一次,Kah Seng的女神,从仪嘉换成尹羚。

以前我不太了解Partner in Crime是什么意思。但是如果有一个Partner in Crime徽章我要颁给陈肥婆。每一次,当有event的灵感,我会负责随便组织一下,咏盈就会substantiate。比如说,野餐的时候游戏都是她想的。BBQ地点订了,食物就她订。我们的默契估计从13岁开始。

今天,是今年最后一次Ashley Guestlist了。因为core member彻底换血,新一季的Ashley Guestlist是GT version,参与的主要是同事。

因为最近工作挺忙碌,我们到event前一天都在考虑要不要取消。出发前,才发现ECP实在太大,而且不知道脚车店到底在carpark D3, C5, B1, E6… 还是哪里… 我突然觉得这些我忽略的细节,以前都有咏盈在cover。

还是很庆幸,我们总算坚持下来。今晚还有着好天气。大家下班后连电脑也不扛就屁颠屁颠跑去 night cycling。大概20km吧!从ECP到Marina Barrage。一路上一直给奇怪的白人骂我们乱停车,跑到Marina Barrage大声说话打扰别人约会,在Satay by the Bay叫了一桌子菜,把脚车骑到Gardens by the Bay给security吹哔哔。大家喝了一点啤酒然后醉驾回ECP。

Image may contain: 11 people, including Sue Shyan Chow, Ashley Shi Yun and Teoh Kah Seng, people smiling

当朋友说 – 不知道原来有这个route,这个很好耶!心情是愉快的。

或许没有达到当初办Ashley Guestlist的初衷 – 认识新朋友,但我希望至少久久一次无关痛痒的老鼠会可以让庸碌的我们感受不一样的新加坡。

Ashley Guestlist – 下会见!

诗韵
16-11-2019

 

后来的我们

把生活安排得满满的
工作、约会、旅行

不可以让自己有一刻停下来
不可以让自己有空出来的时间
想念他的每一分钟
眼眶都没有办法承载泪水

不断的告诉朋友们
说我已经跨出那个坎了,只是这个人永远藏在心底,因为他教会我爱。

不断地告诉自己
现在的我很好,以后也会好好的。

其实,我并没有。
我并没有好好的。
所有的忙碌都只是为了麻痹自己。

那个仅留下来的杯子。很霸道的不允许别人用。自己再怎么粗鲁,都只对这只被子小心翼翼。
我把所有礼物都丢掉,却保留我们所有的照片。再看一万次我还是会哭,但还有谁在意。

一年里最害怕的节日不是情人节,而是元旦。
那一年倒数,他说我们以后都要这样过。

可从此,我们各自过。

一天和朋友说,很想知道他最近过得好不好。
可是,我害怕。
我怕听到自己不能够接受的事情。

后来,你可也偶有想起我们?
愿你也会笑着回忆。

我愿你安好。
愿她比我更懂得爱与珍惜你。

而我,恐怕已经没有办法爱上别人了。

诗韵
14-11-2019

 

 

那些他教会我的事

一个他 教会我不说前任坏话
即使后来关系破裂,毕竟那曾是自己深爱过的。

一个他 教会我看一个人要看他的家人和朋友
所以家人朋友都介绍过,但那并不代表什么承诺。

一个他 教会我俩人要三观align
拒绝了这个富二代,清楚知道自己要的不是钱。

一个他 教会我租回来的屋子也要好好照顾
后来搬了家,力求要住得像家里一样舒服。House and home, that is different.

一个他 教会我做egg scramble
火候小且要有耐心,我一直都是急燥狂,这一点我要慢慢学。

一个他 教会我爱情不能勉强
憧憬的爱情婚姻是两情相悦,不是勾勾叉叉谈条件谈合伙过日子。

妹妹说要入30大关,必须找个人好好settle down
弟弟说年纪大才生孩子孩子会丑
朋友说我不是没有,是我不要

爱情婚姻我还没有参透,只是也不明白难道就是一趟浑水将就着迁就着就一辈子吗?

我爱过,也错过。
所以我知道我要的爱长什么样子。

并没有在找最好的,而是等那个最舒心的。

还有
那个可以仰望的角度

IMG_20190405_111908_128

不要去追一匹马
用追马的时间种草
待到春暖花开时
会有一批骏马任你挑选

诗韵
11-08-2019

 

故友

星期四5:00 p.m. 那无聊又浪费时间的电话会议终于结束。

浑身无力瘫坐在会议室里,感叹 – 两年前到底是什么力量让我连续好几个星期工作到凌晨两三点还可以精神饱满第二天8:00a.m.去上班。

别说那是初老,我不相信的。

*~*~*~*~*~*~*~*~*~*~*

晚上约了Cherry,在那个只可以用magnificent 来形容的 Jewel。赶在她上飞机前的两三个小时。

Cherry。我在巴西认识的香港人。

记得那时候她一下飞机,我们就联络上。然后马上开始去旅行。

半句葡萄牙文也不会的我们,住宿也没有订就跑去Iguazu,再跟两个Peruvian去Floripa过元旦,往Santa Maria回程的路上还去了Blumenau,一个我们在杂志上看到很美的地方。

那年,我21岁,Cherry 19岁。两个亚洲女生是吃豹子胆长大的吗?

那,是我做过最疯狂的事 之一。

飞了大半个地球认识的朋友们,大概都过得好吧?至少Facebook上是这样反映的。

那年玩得最疯狂的哥伦比亚人已为人母
那年穿球衣最好看的美女成了大学教授
那年开亚洲人凤眼玩笑的巴西妹妹若干年后竟然和我道歉

一眨眼,我们大家都长大了,然后散落在世界各地。

*~*~*~*~*~*~*~*~*~*~*

星期四晚上,挺累的。毕竟连续熬了两天,实在想马上回家睡觉。

可是,Cherry这个约,是一定要赴的。无论如何。

聊些现在过去的事情。
聊些工作政治和前景。
聊些闲时爱好和兴趣。
聊些新加坡香港上海的生活。

inCollage_20190810_121544009

人生几何,得此故友。

诗韵
10-08-2019

终有一天

安安静静的让自己好好过了一个周末。

一天随手按下的application,一个星期后换来一个出国工作的机会。

这,明明是一个很好当逃兵的机会。把事情搞砸了就踹一个藉口,换一个公司,再把事情搞砸了,再换一个公司。然后不停的跟别人说 – I’m looking for more exposure。

骗子。专业的。

这一晃,便是好几年。

星期天晚上。我竟然写了封email拒绝这个我大概试了100次才拿到的offer。

*~*~*~*~*~*~*~*~*~*~*

性感上司说 – You have seen the world, you know what you want.

现任老板说 – The world is so much larger.

一直没有好好的体会这些话的意思。直到马尔代夫之旅。

传说中的马尔代夫很漂亮。一直觉得那是终有一天会去的地方。终有一天。但,不是现在。直到很真实的踏在马尔代夫土地上,看着那清澈的海。感叹 – 偌大的世界,有个美丽的小村庄。那已不是传说,而是我记忆的一部分,确切地存在着。

原来,终有一天,可以是现在。

stand up paddle
风帆
海豚
日落
星星

统统都实现了。

在马尔代夫短短的几天,感觉一次过把许多终有一天才能做的事情都做了。

56850389_10156710008898612_4239639557357699072_o

原来,终有一天,可以是现在。

庸碌的生活,我都忘了自己还有梦。那,终有一天会实现的梦。

*~*~*~*~*~*~*~*~*~*~*

星期一。好久没有感觉这么有元气。

工作上还是被上司质问。但是,今天的我比两星期前的我成熟了。没有再偷偷躲到厕所生闷气。面对上司的质问,突然有一种旁观者的心情 – 有必要这么生气吗?

The world is so much larger,为何你要纠结那日期的排序?

给今天成熟的自己一个小掌声。

诗韵
15-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