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惹 Day 2

第二天一早,外面下着雨。听说Borobudur的日出很美。后来才听说的。反正,那不在计划之中。

酒店附早餐。一人一份传统早餐,外加free flow面包。张晏要了一份gado-gado,我要了一份bubur ayam。后来发现日惹的bubur ayam还蛮好吃的。可能味精放很多的关系。后来,来了一个西方白人。他选了面包。大概只有亚洲人可以在把早餐吃得像晚餐一样。

导游叫Budi,他的弟弟还是表弟当司机。

第一站,我们去Borobudur Temple.

10474686_10152393620478612_3509350658438655713_n

导游说,很久很久以前,这里是佛教地区。后来,火山爆发,大规模的熔岩摧毁了几乎整座城镇。于是,佛教徒们都逃跑去附近的Bali。导游说,所以现在Bali都是佛教徒,Yogyakarta都是回教徒。七月的Bali不斋戒。

讽刺的是Borobudur,一个象征着佛教大千世界的世界文化遗产,让一群回教徒来收入门票。

婆罗浮屠在课本上念得多。亲眼目睹才会被震撼。那雄伟的构造、建筑的意义和细致的浮雕,就连那佛塔的排水系统也是个雕像。浮雕大约的意思就是从乔达摩·悉达多出生的画面开始,到后来得道成佛的过程。在那个远古时代,竟然出现这样的雕工。鬼斧神刀。我很好奇,建这佛塔的是和尚还是建筑师。

有一些无头佛像,那不是艺术,也没有什么特别意思。纯粹一场意外。战争的时候,要嘛炸碎了,不然就给人偷了。

有一些佛像会有钟罩护着。钟罩又分两种,菱形空隙的钟罩代表佛门初学者;方形空隙的钟罩代表这对佛法有一定的知识,但知识还不够。Borobudur的中央是一个类似大钟罩,但没有空隙的形状,那是佛界最完美的境界。

虔诚的佛教徒会顺时钟在一层走三圈。我们… 就别提了…

第二站,我们去Mount Merapi.

没有爬到火山口去。只在大概山脚的地方看看被熔岩摧毁的车,还有被熔岩摧毁的河流。还看了一些被熔岩摧毁的人的照片。面对大自然,我们是真的束手无策。

第三站,午餐。

导游是回教徒,所以没有和我们一起吃午餐。他带我们到一家他们说很出名的local炸鸡店。已经不是第一次见识印尼的炸鸡了。就是要炸得肉都碎了才有印尼的味道。

第四站,Prambanan.

去日惹,一定不能不去Borobudur和Prambanan。Borobudur是佛塔。Prambanan是印度庙。导游说,要区分佛庙和印度庙,最大的差别在于佛庙会有钟罩,印度庙会有三个塔,象征兴都教的三个大神。

参观Borobudur和Prambanan,最让人震撼的是古时候的人们是怎么把这么重的石头搬到塔顶?以前又没有起重机。而且经历多次的地震,那主要的建筑都没有被震坏。防震措施也太厉害。

印度庙和佛塔都有浮雕。导游说,兴都教比较romantic,所以在Prambanan的浮雕会有Karma Sutra,就是教你怎么繁衍后代。

第五站,Candi Ijo.

我们说要看日落。下了一整天的雨,怎么可能有日落。导游还是带我们到一个高岗上的candi。像这样的Candi,满地都是。可是高岗上的candi,可以鸟瞰雨后的日惹。

晚上,我们在Malioboro扫街。我最喜欢的是Bak Mi。后来一直在新加坡都找不到那个味道。Bak Mi有一点像酿豆腐汤面。可能日惹人的胃口比较小,食物的portion都很小。日惹小男孩可能也很害羞。我们只去了一档买bak mi,然后其他hawker keeper 都逃走了。

10462893_10152393625258612_8185859491652200373_n

后来,我们坐三轮车去吃satay。张晏说看到这个三轮车夫吃药之类的。感觉有点不正常。后来,这个三轮车夫一直坚持要载我们回到main street。我们很坚持要走路回去。其实,不太远。但是,我当时是完全不记得方向。张晏走哪里我就走哪里。这三轮车夫就一直跟着我们。后来,雨越下越大,三轮车夫才放弃…

诗韵
23-07-2016

在日惹 Day 1

工作的第一年,六个人住在金文泰的一间破屋里。闹着要一起去旅行。去那当时还不怎么流行的日惹。闹着闹着,我们搬家了。屋友也换了一轮。不变的是我们始终没有一起去旅行。

但是,日惹我还是去了。和张晏去。也忘了两年前是怎么做的决定。在这方面,我一直很举棋不定。

我是一个对工作和生活规律很有计划的人。我会知道每个明天一踏进办公室后要发的电邮、要整理的档案、要做的报告、要开的会议、要打的电话是什么。我也会计划每个周末约谁、去哪里、吃什么。唯独在旅行这方面,会任由自己毫无计划地盲冲盲撞。于是,我喜欢solo trip。也是喜欢travel buddy的。只是,我会太依赖travel buddy。问问张晏,问问Cherry,问问陈咏盈。她们大概不会真的想要第二次一起旅行。

于是,我们还是结伴去了日惹。

住在新加坡久了,会让人忘记一般上机场和市区是有距离的。而且,像日惹这种小市镇是不会有KLIA Express或机场快线之类的专车。于是,我们搭着巴士拐了好多个弯抵达Malioboro。

预订的酒店就在Malioboro街道的一个横巷。我记得对面有很好吃的香饼。很有槟城豆沙饼的味道。

我们的第一餐在横巷解决。卖Mie Ayam 的老板收集各国钞票。我们给了他RM1。当时的汇率大概RM1 = RPH4,000. 我们还要了一份Gudeg。这是几乎人人推荐的street food。太甜了。not my type. 吃饭的时候有小女孩来乞讨。不。她是卖艺。因为她是唱着歌来的。

午餐后,我们坐三轮车去Tamansari水晶宫。一直觉得三轮车很不安全。那伯伯骑得和开车的几乎一样快。

我相信Tamasari有过一段辉煌的皇朝历史。听说这是以前Sultan来洗澡的地方。如今,已成为一堆废墟。那个可能是苏丹晒日光浴的走廊,现在变成附近孩子们的足球场。都是这样的。所有事情都会过去。没有那个皇朝可以last forever。

10524373_10152393381833612_3605008473168431265_n

我们没有找到导游或是随便一个人为我们讲解那段辉煌的过去。反而被一个uncle拉去买batik postcard。我是一个游客,纪念品明信片还是会买一些。

我记得,我们要去看一个博物馆。碰上星期五祷告日,所以休息半天。博物馆去不成,又遇到一个uncle。Uncle用英文 + 马来文 + 印尼文和我们说了好多好多好多。他介绍我们去看一个show。后来,还要我们跟他走。我们怕啊。两个女孩儿到印尼可算是one of the dangerous things了。印尼又不是one of the safest country。

怕着怕着,我们还是跟着去了。那时是傍晚,天色还没暗。我们没有走小巷。穿梭在类似马来西亚花园区的排屋小区里。一路上有街坊和这个uncle打招呼。心里放松了一大半。这个uncle可能真的是个好人。Uncle把我们带到一个高级会所。里面还有人在办喜筵。这时,我们才完全放心。Uncle还为我们介绍导游。这导游后来是我们在Borobudur和Prambanan的向导。

有些旅游胜地,卖点是现代化。有些地方,卖点是古老文化。在日惹,不会有Marina Bay Sands 的infinity pool,但是我们可以去听传统的戏曲表演。我们看了一场Ramayana Ballet。用的是传统的爪哇乐器,有两位主唱。开场之前还有传统的祝祷仪式。

故事大概讲述一个恶魔霸占了一个女孩。然后Brahma大神救了她,把她带回丈夫的身边。故事还穿插一些鸟神猴王的杂技表演。

在Yogyakarta,Day 1。

如果不把这念成Jogjakarta,我会笑你。

诗韵
16-05-2016

 

生活

我终于好好的为自己做一份晚餐。

那段日子真的很糟糕。没有办法做早餐。没有办法专心工作。每天晚上等大家都睡了才敢哭。

Siggy每个周末无聊时就会跟我聊近况。面对陌生人,我们总是很诚实。于是,我们很认真地聊起近况。

家庭
很好。父母健康。弟妹平安。就算是大家住在不同的地方也没有分离的感觉。也因为大家不常常在一起,每一次说起“回家”两个字,心里总是有一种很复杂的感觉。没有当过游子的人,不会明白每一次“回家”有多么的归心似箭。

朋友
虽然我们有时也会彼此不爽。但是,大概也没有人会像我们这样打打闹闹就没日没夜在一起13年吧。虽然也会因为居家小事嚷着要搬走。但是,我会为了我们曾有过的回忆留下来。真的。单想起不久前pillow fight 笑到窒息的画面,我就愿意永远跟他们一起。

工作
要是我诚实地说我的工作很平顺,大概会被我的同事们一人一口嫉妒的唾沫给淹死。去年的这三个月,几乎每天都活在压力和恐慌下。怕工作做不好经理在后面说我的坏话。担心meet 不到manager的expectation。压力大到有一次开着电脑就只懂得哭。

错误犯一次叫做无知,犯两次叫做死白痴。今年,或许也因为manager的工作方式不一样,过得很轻松。没什么大压力的就比预期更早赶完所有deadline,还有闲暇可以帮忙做别的engagement的工作。虽然偶尔周末还是要回公司做一些admin work,但是我还有时间去游泳,上西班牙课,约旧朋友,学ukulele,有时间去约会,有时间去分手…

爱情
一切都在控制范围之内。惟有说到这一块就忍不住伤感。

是不是每个进入27、8岁的人都会有quarter life crisis?同事是这样。他,也是这样。似乎也因为他的quarter life crisis,把一场disaster间接带到我的生活中。

我说不上来喜欢他哪一点。可能,只是喜欢和他相处的那种感觉。很舒服。可以随便指中指。可以随便骂粗口。可以随便喜欢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可是,我不小心认真了。一认真,就输惨了。

我到现在都不明白,为什么他可以做到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地潇洒。而我却像一个傻子般的任他摆布。

就在他转身的那一刻,我知道他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喜欢我了。

和siggy说了这些过后,才有一点恍然大悟。我的生活这么的美好,为什么要一直为这老鼠屎不断地哭泣。我要忍着恶心把这块大便抹走。面对这段感情,我对着什么对着谁都可以大声地说我努力过了。可是,感情不能只是靠一个傻瓜的努力。

诗韵
26-03-2016

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

走过了人来人往
不喜欢也得欣赏
我是沉默的存在
不当你的世界
只做你的肩膀

拒绝成长到成长
变成想要的模样
在举手投降以前
让我再陪你一段

陪你把沿路感想 活出了答案
陪你把独自孤单 变成了勇敢
一次次失去又重来 我没离开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陪你把想念的酸 拥抱成温暖
陪你把彷徨 写出情节来
未来多漫长 再漫长 还有期待
陪伴你一直到把故事给说完

让我们静静分享 此刻难得的坦白
只是无声地交谈
都感觉幸福 感觉不孤单

*~*~*~*~*~*~*~*~*~*~*

你就让我默默地陪着你

好吗?

诗韵
28-02-2016

Protected: 意外

This content is password protected. To view it please enter your password below:

小幸运

原来《小幸运》有一种让大家不停单曲循环的魔力。我的那些年没有柯景腾沈嘉仪,只有偷看藏在抽屉的九把刀。

与你相遇 好幸运
那为我对抗世界的决定
可我也失去为你泪流满面的权利

单曲循环,她想起了他。我想起了他。那一段想起会傻笑,会有遗憾,会感慨的moment。

最近总是被问生活忙不忙。不忙。真的。但是,我不喜欢。所以我一直keep myself occupied。那些明知道没有结果的约会就不去了。心理很矛盾。没见过,怎么知道没结果。

其实,我在等。等那个说来找我的他。去年啤酒节,他说会回来。2015年的10月要过完了。我是聪明的女人。可是,我也会犯傻。说好一起倒数2016年的烟火,今年会实现吗?不然,我去找你好了。好吗?

哼。聪明的笨女人。

第三年被second去tax。满怀的不甘愿。跟manager说过两次。说今年想试一试做audit planning,也暗示了11月想要去做上市公司的初审。经理宁愿把我手头上的案子给别人,多让一个senior加入,也不愿为我争取不做secondmend的诉求。

哀莫大于心死。终于,我开始申请工作。

第一年,大部分同期入职的同事辞职,我没有。因为,我觉得自己不够bargain power。
第二年,不想走的同事也走了。我没有。因为,我觉得自己还有进步的空间,还可以学得更多。
第三年,我终于想通了。

妈妈说,他们那一代一份工作就可以做个十几年。所以她一直没有办法接受我们草莓族怎么可以一年换一份工作。时代不同了?没有。我觉得我是那种可以一份工作做10年的人。但是,当诉求不被接受,建议不被接纳,前途不受保障的时候,我觉得… 是时候了。

最近午餐,都是外带回办公室。很享受那一个人的安静时刻,比起在喧闹的小贩中心大声谈论办公室政治,心里自在得多。

有一天,非常想念凤君。和凤君没有很close。但是,她是一个我偶尔会想念的人。就像可晶。朋友不需要多,一两个单纯的就够了。

一阵子没见凤君。她染了褐色头发。她说25岁之前要做一些疯狂的事。所以,买了S.H.E. 演唱会的票,跟同事下班happy hour。然后,很快她就要去第一次clubbing。听着凤君说的,忽然觉得很激动人心。真的。我们的生活,不是要多神经喧哗才算疯狂。只是需要一点点extra ordinary。一点点就够了。

安静的星期六,我让《小幸运》单曲循环了大概100 次。

我说:“听着听着就想起你了。”

那么巧,你也是吗?

可是,我们都不是彼此最想留住的幸运…

诗韵
24-10-2015

 

Protected: 女皇心

This content is password protected. To view it please enter your password below: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

Join 1,564 other follow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