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上床的女人

一直到傍晚,大家陆续回到海盗屋的时候,才看到他。他眨了眨眼。现在回想他的样子,的确很像Despicable Me的Gru。我从来也不觉得他帅。遇到他,完全就是一种天意。

就像他说的,从未想过美好的事物就这样出现。
就像他说的,You’re the chosen one.

男士们都开始起火烧烤。认真的男人真的很charm。
女士们开始换装、化妆、拉头发。

才知道在巴西,元旦的时候,大家会穿白衣,象征世界和平。不要说许一个世界和平的愿望很老土。这个世界正需要这种和平。

DSCN6824

音乐响起,我们到对面屋子去。原来,对面屋子也是Argentina owner的。Curitiba三兄弟正住在那里。Willy把车驾到院子去开大头灯。大家就这乌七抹黑地聊天。吃的东西也不多。肚子饿的时候就拼命灌酒。我们有各自的聊天群。我不确定今晚我还是不是你的chosen one。我们没有聊天,只是他经过的时候会低头亲我的头发。后来,我们才靠在Willy的车聊天。

海盗屋那里的音乐又响了。我们换了个地方跳舞。他也没有要整晚拉着我。他也让我和自己的朋友玩,也让我和其他男生女生拍照。

整个party大概从8:00p.m.开始。还没countdown就玩累了。他和Joao和那德国来的女生抽烟聊天。我告诉自己如果他不来找我,自己也不可以犯贱去找他。后来,还是犯贱了。我说,“你抽太多烟了。”

我记得第一次见他的时候,还以为他和Joao是gay。心想就算要kiss也kiss 个gay的,总好过kiss一把烟枪。没有想到后来我们还真的kiss到我怀疑自己有肺痨。

他牵着我回房间换拖鞋。我真的以为就是换拖鞋。后来,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会不会是Rafael发现他的好友拐带一个无知少女,所以假装听电话 + 进房间找东西。我说,我们走吧!去海边倒数吧!

挽着他的手,走向海边。如果这种幸福是幻觉,我希望永远活在幻觉里面。我也承认我虚荣。我只是希望挽着一个会爱自己的男人走一段很长很长的路。

我笑说,他怎么忍心让他的兄弟扛冰桶。
他说,平时都是他在做这样的工作。但是,今天有我。

这不是什么浪漫告白,却是长那么大第一次有男生说这么窝心的话。我认我花痴。何不就让我糊涂一阵子。

5…
4…
3…
2…
1…

他到海边跳了几下。这是一种习俗。到海边去跳高高。可以转运。然后他跑回来。我知道他今晚会吻我的。只是,没有想过会偶像剧里的一样。我们吻着。他抱着我转。烟花就在我们头上放…

我可以贪心地要求每一年都过这样的元旦倒数吗?

后来,他要得更多,我感谢他尊重且理解。他问:如果不是宗教,我们可不可以?这个问题我到现在还在思考。其实,当时候,宗教好像只是一个借口。真正的原因是,我真的很怕不小心怀孕。还有,如果在巴西注定要跟一个人上床,我希望会是那个我第一天就很喜欢的Augusto.

我们在沙滩上又聊了一阵子。我说,我累了,先回去。

元旦那个晚上,不上床的女人,自己走路回家…

诗韵
31/07/2013

Advertisements

About ashley 诗韵
不擅于表达, 但是擅于生活. 不热爱文字, 但是热爱生命.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