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menau的好人好事

我们特地买了很早的巴士票。元旦夜前一晚我们也没有玩得很夜。可是,早上还是起不来。9:00a.m.的巴士,我们8:30a.m.才起床。从海盗屋去town最少一个小时。Cherry怕早上太赶,所以索性穿着第二天的衣服来睡觉。我没有戴隐形眼镜的麻烦,快速洗刷+换衣,就出门了。

门口还有几个满身酒气 + 一夜未眠的住客。Jeovana 在房间里跟我们哈拉。

说我们一定要再回来。
说我们一定要好好enjoy接下来在巴西的其他旅程。

好一个珍重的道别。回家后才发现,离开的时候,我没有很珍重的跟每一个人说再见。

Andres说西班牙语。他带我们到巴士站去。今天是New Year。他说,taxi driver晚上都去party了,只有巴士司机没有去party,所以第二天可以驾巴士。但是,New Year 再怎么说也是公共假期,所以很久才来一趟巴士。

我们刚到巴士站,就来了一趟巴士。可是,巴士开动的时候,已经是9:00a.m.。啊!完全赶不上预定的时间。感觉上Cherry很着急,她用自创的手语跟巴士uncle沟通。我反而没有很急。天啊~ 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潇洒。

回想在巴西的这段冒险记,才发现那时候根本不懂“怕”。非常清楚什么事情都可以解决!而且,一定有办法可以解决!

最后,我们top-up,换了车票。

*~*~*~*~*~*~*~*~*~*~*

这一趟的Blumenau Trip,最令人难忘的…

不是华丽的音乐厅
不是具有欧洲风格的建筑物
不是空荡荡的大街小巷
不是元旦的绵绵细雨
不是天主教堂里的那份宁静
不是Octoberfest里的可爱装饰

DSCN6850-tile DSCN6889-tile DSCN6902-tile page

而是,人情味。

到了Blumenau。总车站在很郊外的地方。Cherry的电话坏掉,我的电话没有电。完全找不到GPS,也用不到google translate。不太记得我们是怎么找到去town的巴士。反正一定就是比手划脚。这个空无一人的城市啊~

后来有一个男人主动来帮我们。这个男人,看起来真的很像坏人。戴一个帽子、瘦瘦干干、自言自语。他是不是吸毒的?回程才跟Cherry聊起,我们都发现这个男人怪怪的。我们却没有拔腿就走。

我们指着broucher上的地方。那人领着我们去。原来,就在抬头看到的地方。那是一座钟楼。然后,我们找到附近的酒店,想要把背包暂放在酒店。因为,我实在不想要背着那么多东西到处走。我一直都不觉得自己是一个背包客。酒店刚好有一个receptionist会说英文。他说,他要下班了。所以,不能够答应。Receptionist的英文说得很慢。我想抓紧时间参观,一直表现得很不耐烦…

坏男人继续领着我们走。死城似的空城,真的很令人害怕。坏男人遇到两个情侣路人。他们聊天。大概也是萍水相逢。说的可能是我们需要一个地方放行李。后来继续走着。遇到骑脚车的一家人。坏男人把我们交给这家人,心才安定了一点。至少,大概不会被带到不知道什么地方去。

脚车一家慢慢地骑着脚车带我们去找hostel。可是,hostel在new  year也没有开。经过的药房也不给我们放行李。脚车爸爸还打电话给一个会说英语的朋友求救。朋友说附近有一个shopping mall提供locker服务。我忘了是什么原因,最后我们也没有去shopping mall碰运气。

兜兜转转,脚车爸爸让我们把行李放进他们的车。说三个小时后,我们再回来拿。还交换了电话。我的电话剩下5%的电。

我们把脏衣服臭鞋子都塞进脚车爸爸的车子,就开始我们的观光游。我们都没有戴手表出门。回到原地的时候已经比约定的时间,还迟了15分钟。

DSCN6956

这件小事大概是我这一年来遇过最令人感动的事。尤其是最近我在下班后赶回吉隆坡时,竟然接不到一辆taxi,也求不到一个路过的车给我free ride的时候,打从内心地想说:This is worse than the poorest time I was in Brazil.

在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也遇过好人。但是,在我生活的国家,大概没有人敢把东西交给别人放,也不敢暂时保管别人的东西。是不是比较发达的国家,会比较担心尔虞我诈的事情?

我们的主要目的地是Octoberfest。我们跟着地图走。下着毛毛雨。一直都是Cherry在看地图。我不好意思说我是文科生,看地图我是没有问题,我的问题在于方向感。走过弯弯曲曲的大路小路。很害怕会不小心走到Favela去。

终于,看到一对母子路人。我们又比手划脚的去问路。指来指去。Ok啦~ 大概是那个方向。我们又继续往前走。走了一阵子,那两母子回头找我们,说要领路带我们去。我的天哪!怎么会有那么好的人。都走了一段路了,怎么还会倒回头!两母子领着我们走到Octoberfest的门口。

离别的时候,我和Cherry用很奇怪的accent说obrigada。我们的accent是奇怪到Daniela听到我们说obrigada会笑5分钟。还有,巴西人greetings的hug and kisses。抱妈妈的时候还好,抱小弟弟的时候感觉很奇怪。通常跟小孩子沟通的方式就是摸摸头、捏捏脸。我们还在犹豫要怎么跟小孩子道别的时候,小弟弟已经伸出双手要hug hug了。整个就是大人的风范。

在Blumenau短短的几个小时,遇到了太多的好人。我要重新调整我的ambition。我要做一个好人。

DSCN6935-tile

*~*~*~*~*~*~*~*~*~*~*

终于结束了一个星期的冒险之旅。从一开始下错车、逐间逐间找hostel、遇到陌生路人要kiss、在美丽的海边遇到美丽的人、在德国后裔小村里的好心人…

如果要我说我在巴西最难忘的事情。那就是这一星期的旅程。颠覆了我固有的生活routine。而且,这一切都发生在语言完全不通的情况下。我在巴西活着回来,没有被抢,也没有受伤。这是上帝的眷顾。Amen。

旅人喜欢坐半夜的长途巴士。因为,可以省回一晚的住宿费。喝了一杯热巧克力当晚餐。穿上外套我们要在巴士上睡觉了。

“谈了两天的情,现在怎样…”
“带不走的,就让他留下吧…”

更多照片: https://www.facebook.com/ashley.yun/media_set?set=a.10151256833958612.479805.636918611&type=3

诗韵
31/08/2013

Advertisements

About ashley 诗韵
不擅于表达, 但是擅于生活. 不热爱文字, 但是热爱生命.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