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季的孩子

Parinya Charoenphil是一个国家级的泰拳冠军。当他还是小孩子时,Parinya的梦想是成为女人。

那些年,他为了让自己变成女人而去打泰拳。每次胜利赢得的钱,他就去整形整得更明显。他的仪态变得更像女人,开始化妆。他的女性化也让对手不停侮辱他。每次胜利都让整形加速:长发、紧身短裤、胸罩、香水。最后,他拒绝在传统的测量体重仪式上在对手面前脱衣服。

“等我赚够了变性手术的钱,拳击再也没有意义。我完成了我的梦想”。Parinya说。

从我拆开包裹到读完整本书,前后大概用了5天的时间。西班牙籍驻亚洲记者走访了亚洲10个有雨季的国家。然后,记录了这些故事。10个国家,10个故事。每一个都紧楸着心。

和Daniel Ley说这本书很好看,却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大概就像他问的:Does this book inspired you? Does it changed your mind?

没有被inspired到。没有被感动到。也没有改变到什么想法。只是知道了一些大家不知道也没关系的事情。穷人,我知道是存在的。但是,为什么会穷?穷到什么程度?大家想过什么脱贫的方法?我们很少会去思考。我们比较担心待会儿午餐要吃什么。

柬埔寨
波蒂。一个一出生就是艾滋病毒带原者的5岁女孩。女孩感染病毒,因为爸爸传给妈妈,妈妈在怀孕的时候已经让宝宝感染了。爸爸是一名拉车师傅。他将一天辛苦拉车赚回来的钱全都花在郊外的一个妓院里。感染病毒。直到后来他看起来病的太重,积怨禁止让他进入。

一个纯朴、贫穷、落后的柬埔寨,是谁把色情事业带来这个地方?是谁把艾滋病带到无辜的柬埔寨?

1961年,柬埔寨有过短暂、脆弱的和平。22,000名士兵和官员大老远从外国来到柬埔寨,第一件事就是为自己的军营盖一间妓院。为了表示各国友好,他们邀请对方参观并享用自己的妓院。于是,这一切便开始了。为了脱贫,有些家庭甚至卖女儿。当作者第一次到金边时,就有向他兜售自己13岁的女儿。还当众掀开小女孩的衣服,展示那未发育的胸部。这么一个女孩,卖US$10。

故事或许离波蒂太远了。但是,波蒂只是千百名柬埔寨女童里的其中一个。哪怕作者遇到的不是波蒂,而是女孩A或女孩B,大概都会有一样的故事。

在柬埔寨的章节,卖花的小女孩。小女孩每年都长高一点。直道后来有一年,作者不见卖花的小女孩。这小女孩不卖花了,她长大了,她作者侧写一则在越南的小故事。在胡志明市一个出名的酒吧门外,有一个卖花的小女孩。作者每年都会去越南。每次都会见到这卖自己。

泰国
玛莎是泰国第一位女司机。她说,她并非心甘情愿当司机。当他发现丈夫身上有着肥皂的味道,回到家里却还直奔洗澡间,为了两个小孩,她决定离开。偶然发现一个招聘女司机的广告。开车是她很小的时候就学会的一门手艺。因为她爸爸是那区里的唯一一个交通警察。于是,玛莎得到了一份工,借了点钱,开始当司机。

在泰国,taxi司机会为妓院派传单。妓院老板有时会因此给司机小费或好处。玛莎心理有时会很矛盾。有时候,她确实需要一点现钱。但,同时,她也会想或许她的丈夫也是受到了这样的鼓舞。

另一个故事主轴是小泰拳手 – 无敌庄。在泰国特别穷苦的村庄总会送小孩去练泰拳,当泰拳手。再怎么说,去被严格的训练,或在擂台上被打到重伤,总比在村庄里活活饿死好。于是,无敌庄被迫离开家里,去到桑莫拉克拳击训练营。

训练营的老板是一个前警员,为了实现自己的泰拳冠军梦,他开始训练这些贫穷的小孩子们,为他们报名在全国各地不会被警察捉到的儿童拳击赛。

9岁的无敌庄一直被提醒,要成为一个男人,就要打赢对手。打输了,就要被送回家里,超丢脸的。记得吗?9岁的时候,爸爸妈妈都在警告我们不可以打架。却在离我们不远的泰国,有一群9岁的小孩,要靠打架来维持生活…

菲律宾
雷内一家人本来不住在马尼拉。父亲原以为一家搬到马尼拉便可以开始过好生活。可是,在马尼拉大城市里混不下去,却滚到了郊区的一个垃圾场。每天都会有一辆大卡车把几吨的垃圾载到这里,没有处理,没有焚化,就把所有的东西堆成一座山。下雨的时候,飘出阵阵臭味,或许还参杂了毒气。下特大雨的时候,垃圾山还会坍塌。曾经,这里就压死了很多在垃圾山寻宝的村民。但是,村民并没有呼天抢地的伤心,因为他们没有多余的时间,也没有多余的力气为逝者伤心。他们要捉进时间抢到自己需要的东西。或许,是一只破鞋子,或许是一小块烂布。幸运的话,会发现一条金链。

最近被second到Travel Lodge做一些菲律宾度假屋的research。豪华霸气的酒店貌似遍布了整个菲律宾。6星级、7星级,还有推开门就看见海边的。这些背后的财团,有多少人愿意每天施舍一粒面包给每一个垃圾山的村民?

印尼
有时会在想,父母那个年代,或许是一个为经济、为生活打拼的年代。来到80后、90后的时代,就变成了为民主奋斗的一群… hmm… 战士?

那个哪里的通知婚姻合法化示威
台湾某某什么静坐
马来西亚Bersih 2.0
香港金钟示威
新加坡Amos Yee事件

多年前还参加辩论活动的时候,讨论过人民会为了一些xx而放弃自由。而现在,或许已经变成了人民会为了争取自由,而放弃xx的时代。

在印尼,为了打倒军政府,大学生们走上街头。军队的乱枪打死了一个叫泰迪的学生。验尸报告清楚地写到:子弹从身体侧身穿过身体,经过肺部,刺穿他的肠,最后在嘴巴里发现子弹,很印尼特种部队用的一模一样。

泰迪的妈妈很伤心。那是他们唯一的儿子。她参加了一些妇女组织。组织里都是失去孩子的妈妈们。妈妈们互相安慰,还一起分析资料,希望有一天能为孩子们讨回公道。所有的证据都指向军方。

爸爸很冷静地在一旁。所有人都跟他说,是军人杀死他的儿子。他却说 – 当场持枪的不只是军人。他并不是不想为孩子讨回公道。他处在一个两难的处境。爸爸是一名军人。他效忠军队30年。家里都靠着军饷维持生活,孩子们都是靠着军粮养大的。他不敢相信军人杀死他的孩子。

他是知道的。但是,他没有办法承认。向苏哈多效总30年,要求他改变想法,就如同要他放弃曾经有过的人生。

这本书有太多有趣的、可怜的故事…

那个一直在逃难的阿富汗女孩…
那个被警告不许和游客说话的小喇嘛…
那个被父母抛弃睡在地底下的蒙古男孩…
那个从北韩逃出来要带食物回去给家人的小男孩…
那个中国一胎化制度制造出来的音乐家…
那个香港失踪的自闭少年…

 

20150706_001130

诗韵
17/07/2015

Advertisements

About ashley 诗韵
不擅于表达, 但是擅于生活. 不热爱文字, 但是热爱生命.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