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no – 满地都是伤心的人

这是四年前的旅行。

Brno。大概不是什么特别的旅游点。但是在那里,我遇到了好几个人。好几个被伤了心的人。

Swee
在Brno预定了一个很特别的hostel。第一次住有帘子设计的hostel,完全有私人空间。公共卫生间还有一个圆形的jacuzzi浴缸。

刚把行李搬进房间就有一个很高大的黑人从洗澡间出来。还没来得及打招呼,他就离开了。有些人,注定就只是擦肩。毕竟,那也是前世500次回眸换来的一次缘分。

欧洲似乎不流行装电风扇。雨后都是潮湿和闷热。以为房里也没有其他住客,便直接去开窗户。身后一声 “hello”。原来是一个阿姨。聊着才发现阿姨是马来西亚人,孩子也念NUS,而且我们还是同年的。可是,我们不认识。

我觉得对女性最大的赞美不是漂亮或者性感,而是气质。面对着Swee,虽然知道她已经是auntie级别的岁数,但是实在没有办法叫她auntie。我们只是闲聊着。简短地带过离婚的事、旅行的事、新恋情的事、孩子的事、瑜伽的事… … 没有厚粉底掩饰脸上的皱纹,那些都是一段一段扎心的故事。

Swee推荐Café Atlas。后来我也去了。免不了就是一段迷路和发现新大陆的satisfaction。点了一杯white nut chocolate和rice pudding with chocolate and strawberries。

13975331_10154089413773612_7754566922246931807_o

晚上,Cam 带我和Swee去广场附近的酒吧喝啤酒。小小的酒吧挤满了都是人。大家都是站着喝啤酒的。不太记得当初聊了什么,大概就是喜欢喝什么啤酒之类的。真希望有一天我可以像大人一样好好聊天,lager不lager,黑啤和麦芽啤的差别。怎么感觉我就是一个偷喝酒的小孩。

*~*~*~*~*~*~*~*~*~*~*

早上参加了一个加拿大人领团的free tour。重点attraction还是要了解一下 –

一个用来误导瑞典军人的壁钟

一个坐落在广场中央其艺术价值不明且无法报时的钟。
据说,大雨天还会有人为这钟套上塑料带。
对,就像套安全套一样。
这是艺术,不是情色。

一只非常雄伟的马的雕像。
其艺术价值必须到马雕像的底部往上看。
所看到的画面,很多人会联想到勃起。
这是艺术。不是情色。

13995477_10154089416308612_3552970873760866203_o

一个歪了的雕像。
据说因为市政局不付费所以建筑师故意把雕像摆歪。

莫扎特11岁时在Brno表演。

还买了一张不便宜的票去参观满室的骷髅
我进去拍了一张照片10秒便出来
一个人的旅行,承受不了不必要的惊吓。

*~*~*~*~*~*~*~*~*~*~*

M
在couchsurfing+约到了一个姐姐。我已经忘记姐姐叫什么名字了,只记得是M开头。

我们约在一个叫Morgal,类似art gallery的地方。我点了一道satay。旅行的时候我尽量避免吃comfort food。但是真的很好奇中欧的satay和Kajang的satay有什么不一样。

13937854_10154089417043612_8692360987469215826_o

M后来带我到一个蛮偏僻却据说很hipster的Duck Bar。M点了一个cheese。我只记得那是一个我不能接受的味道。聊着M最近失恋。对象是一个西班牙人。住在一起了却处不来。现在分开了,便各自搬走。M说晚点前男友还要来把放在阳台的椅子带走。

7pm。天还是亮着的。我们开始走下山。聊着工作,政府的福利,捷克的经济,人生的打算。聊天细节也都忘记了。可是那段怎么走也走不完的山路,我印象很深刻。

M约我第二天去野餐。满心期待。

并没有expect像电影那种有野餐盒、精致糕点之类的。但我还是穿了长裙。

吸取巴西旅行的经验 – 没有办法预计下一餐是在哪个地点和时间点,我会尽量往胃里储存粮食。比如说11am的野餐,太多的uncertainty,M还说什么都不用准备,其实我挺担心中欧式野餐是吃空气。把迷路的时间预计在内,我起了一个早,到附近吃了一个kebab style big breakfast。那是巨型wrap。我吃了一半,把另一半打包带去野餐,以防饿肚子。

我都不记得是在哪里搭的火车或是电车。反正野餐地点就是郊外,非常靠近动物园。和M约在一个站,然后我们到附近的一个店里买pastry和面包。个人非常喜欢Chlebíček。

13923575_10154097564328612_7430984405175770666_o

然后排队买啤酒、香肠、船票。捷克是内陆。船票就是从湖的一端到另一端。反正带着渐渐变热的啤酒在船上喝,没有晕船算是level unlocked了。

捷克式野餐

千万不要着急着找树荫。M在一个完全没有遮拦、绝对被曝晒的草坪安顿下来。我穿着长裙,在大太阳底下烤了大概三个小时。那时候,我还没有防晒的概念。

没有准备picnic mat。席地而坐。那让我席地而坐的裙子在旅途中也没机会洗,还被我反复穿了几遍。

现在,我确实成了弟弟口中的 – 黑黑肮肮脏脏

没多久M就把外衣脱掉到湖里游泳。

哎~ bikini我9000km都带来了,竟然没有带来湖边。因为,我不知道是来湖边野餐… 其实我大可以裸泳,M也这样建议。没有人真正在乎你穿衣或不穿衣、穿鞋或不穿鞋。就在我们旁边便是裸着的爷爷奶奶。不敢拿相机也不敢直视。没礼貌!

在大太阳底下,我是热得连看书的心情也没有。就这样放空发呆看看游泳的人,看看玩狗的小孩。对我来说,这是一个超级奢侈的举动。可现在回想,何苦把自己逼得庸庸碌碌。如果当下是无事可做,便应享受无事可做的乐趣和清闲。并不是常有停下来思考的机会。

*~*~*~*~*~*~*~*~*~*~*

忘了曝晒多久,我们回到市中心。M继续处理搬家的事情。我跟着use it map绕了好大一个圈找到了Café Podnebi。

其实这个café就在路口树底下那个角落。我非常聪明的几乎把整个小镇绕了一圈。曝晒了一整天,我躲进了indoor seat。大家都争着outdoor seat,我很果断的跟waiter说 – indoor, please。在那里我抓了第一只pokemon,然后准备第二天的住宿。

对。第二天要去Olomouc,我还没有地方住。

Ondrej
在Brno的最后一个晚上,认识了Ondrej。又是一个刚刚分手的捷克小伙子。Ondrej到过新加坡做生意,我们聊着新加坡和捷克不同的lifestyle,比较着所有好的不好的地方。我说晚餐我就不吃了(因为迷路到3pm才吃午餐)Ondrej带我去一个品酒的小店 — Vinotéka U rybníčku。

这是一家locate在residential area的小店。是那种10天欧洲旅行团绝对不会到的地方。我喜欢这种旅行方式,比起人挤人的旅游景点,更吸引的是local的日常。总会在想,在东南亚的日常和国外的日常会不一样吗?国外晚餐都吃什么?国外的apartment长什么样?国外的周末是怎么过?所以,不要judge我一个月在欧洲只去了捷克。是的,周边的Slovakia, Germany, Poland都还没去过。可是,我见过的,你未必也懂得。

在这个小店,完全就是品酒的心态。点了一杯pink wine, 一杯red wine,一杯white wine。很坦白地告诉店主我不懂酒。店主也很坦白地说他不懂英文。整个介绍的过程靠Ondrej翻译。反正后来,我还是什么都不明白,却也算开了眼界吧!原来除了红酒和白酒,还有pink wine。

*~*~*~*~*~*~*~*~*~*~*

晚上回到宿舍收拾行李,准备第二天去没有地方住的Olomouc。虽然不是在自己熟悉的地方,我是尽可能做到自己熟悉的日常,比如说看TVB。结果,晚上来了一群从Slovakia来的拉丁舞蹈团,直接在宿舍里开派对。时隔4年,我已经不记得所有的细节。

只记得团里有个很漂亮的Natalia
记得大家知道我是马来西亚人就一直和我拍照
整个房间都是酒味还有撒满桌的薯片
也记得大家邀我去蹦迪
我用第二天出发去Olomouc的理由推托继续躲在帘子后面看TVB

*~*~*~*~*~*~*~*~*~*~*

总有人问 — 最喜欢的地方是哪里?

个人而言,没有所谓最喜欢的地方。每个地方总有让人印象深刻,甚至难忘的事情。有时候是人,有时候是风景,有时候是在那个地方的冒险,有时候是在那个地方的心情和感觉。

而Brno,就是这些被伤过的心,和他们的故事。

诗韵
15-08-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