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好

冠状病毒一开始的时候,正好是2019年。大家就像往常一样,回Tanjong Malim过了一个农历新年。那时候,冠病就是大家晚饭后挤在电视机前看八点新闻时随机的一则国际新闻。

后来,冠病开始蔓延。全世界都在封锁。新加坡作为最后几个坚持到最后的国家也开始lock down。国境一封锁,便是大半年。

同事们嘟嘟囔囔说要申请work from hometown。我倒没有这方面的顾虑。毕竟,我还是homesick免疫的。大家都在担心回马来西亚很难度过quarantine period,我反倒觉得quarantine还好,被戳鼻子喉咙应该会比较难受。

2019年12月。所有嘟囔着要回马来西亚的同事朋友们,都留在新加坡。那个最不想被戳喉咙的我,却跑回来了。大家还打赌着我不到三个月又会逃回新加坡。

可是,我没有。

也不是故意赌气让大家输掉打赌。只是吉隆坡也没有大家想象那么糟糕。在新加坡久了,太舒服了,忘记人间其实存在着交通不方便、政府不利索等等的麻烦事。

前些日子,新公司财政不稳定,上班第一天就被减薪。
是生气,也觉得不公平。毕竟新加坡那份,真是高薪啊!薪水总额除三再除三。那是一个痛!
可是,短短几个月学到了过去八年在职场上从未经历过的事情,也就当成交学费吧!
谈融资、谈减薪、谈预算、谈收购、谈营运,分析、汇报…
印象中的Finance Manager 怎么不觉得他们这么难…
给自己一年的时间,证实自己不做audit也有别的用处。

想象自己可以优雅的开车,可怎么越开越笨拙。
在马来西亚不开车似乎是一件丢脸的事情。
但是,丢脸总比丢掉小命子划算吧…
于是,开始搭公交上班。
从家里开车到地铁站,10 到30分钟,视路况而定。
从地铁一路到最靠近公司的地铁站约60分钟。
中间换线走路3分钟。
从地铁站到公司走路8分钟。全程约一个半小时,其中有40 到60分钟可以在地铁看书。

朋友们忿忿不平,说马来西亚太不方便了。
“你不在这里生活,你不懂” — 《叶问4》

我爸开车载我上班door to door 也是约90分钟。
怎么搭公交的90分钟就突然显得不方便?

那是不能和新加坡相比较的。
新加坡小。环岛也只需要90分钟。
怎么可以因为它小,就说它方便。

在新加坡的时候,走路去地铁站10分钟。
从家里一端的地铁站到公司附近的地铁站约20分钟。
从地铁站到公司走路10 分钟。
全程约40分钟。但是,有50%都在走路。
怎么走50% 路又比走10%的路来得方便了呢?

还是觉得马来西亚又很多可以改进的地方。
但是,他还不至于被嫌弃得一文不值

在马来西亚的6个月,
还没有机会和任何朋友见面。
说好的cuti-cuti Malaysia甚至还没有开始。
却已经坐在家里感染了covid。

有说,如果我不回家,大家就不会感染covid了。
怎么不说,还好大家感染covid的时候,有我在呢?

那是3月到4月发生的事情。
全家人的情绪都很低落,家里甚至一团混乱。
也越是在这样艰难的时候,大家才会一夜长大。

就这么一夜长大了,
才发现人性或许没有想象中的可爱
很多的慰问甚至谈不上是关心

顿悟太多的事情其实并不需要多加解释
“凡事皆可知”– 《万年孤独》
明白的人自然懂得。

诗韵
13-06-2021

About ashley 诗韵
不擅于表达, 但是擅于生活. 不热爱文字, 但是热爱生命.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