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相爱10年

午餐和同事Chai Li 和Sarah 去吃比较远的福林酿豆腐。聊到Chai Li 拿假去Pulau Perhentian 学潜水。迫不及待地跟她形容Pulau Perhentian 多么的漂亮。

Perhentian之旅,大概是… 大概是三年前的事…

这是我在巴西回来后的第一个旅行。出发的时候,爸爸身体不是很舒服。后来,才知道是手术后肺进水。有时候,的确会觉得愧欠家里太多。但是,自己明明又是一只关不进笼子里的小鸟。还好后来大家都身体健康,生活平安。我们一直求的,不就是这些吗?

巴西回来,我整个就是处在一个破产的状态。是可以跟家里要钱的。但是,你好意思跟家里要钱吗?可是,马上就毕业了,好难得一个多么有逻辑的藉口可以跟姐妹们一起去旅行。而且,这是我们认识10年的第一个旅行!我记得我们每次都是在Arts Canteen讨论。其实,也就只是在比较哪个价钱学生比较affordable。于是,我们选择了Pulau Perhentian。基本上,都是咏盈肥婆和嘉汶在安排,我只是负责去玩,还有意见多多而已。超开心的。哈哈!

这个旅程从一开始就很搞笑。对!我们是负责搞笑的。

要到那个穷乡僻囊的丁加奴的一个小码头,可以搭飞机,可以搭巴士。我们却搭火车。我们从KL出发,火车一直南下到柔佛,再慢慢北上到丁加奴。不谈火车经常性的误点和故障,我们估计会在第二天的10a.m.抵达。

第一次搭火车,还蛮兴奋的。弟弟一直提醒我,马来西亚的火车不像欧洲豪华旅游火车。后来,我也知道。早上起身上厕所… 我发誓我以后都不要搭马来西亚的火车过夜!

一个晚上我们大家都很兴奋,狂笑到被邻居骂。这邻居也太凶了吧!嘉汶还flirt那个卖小食的uncle。我们还大谈50 Shades of Grey。后来,我们家有两本50 shades…

我们订了taxi把我们从火车站载到码头。可是,偏偏那个火车在其他站的时候停下来。还停了很久。听说,是停下来让乘客吃早餐。我们宁可相信其他taxi uncle说的:火车零件坏了,常常都是这样… 于是,我们叫taxi uncle赶过来这一个火车站载我们。

等待的当儿,我们吃Ramli burger。只有马来西亚人才会欣赏的Ramli Burger!

其实从这个火车站到码头也不会很远。一路上,有一只不知名的虫爬过我们的脚。我们喊了大半天,然后都把脚缩起来。遇到我们,是那个taxi uncle不走运。若干年后,我们在睡眼惺忪的早晨挤上一辆taxi前往Tanah Merah的码头。那一刻,我想起了那年刚毕业的我们。好像是昨天的事。

日记中断两个月后…

我一直以为我会记得发生过的那些大事小事。是记得的,但是已经无法用文字诠释。

375031_10151524365853612_1823779124_n

记得那蓝蓝的海
记得身材不好的我们穿着bekini
记得我们在不大的海边招摇过市
记得我们乘着汪洋中的一只小舢板

我们的青春
我们很搞笑的青春

我很喜欢属于我们的娱乐性

诗韵
26-07-2015

好好说再见

对我们来说
穿梭来回不同的国家
是一件不多难的事

所以
我们常常忘记好好说再见

每个人都在用facebook
每个人都可以add as friend

但是
真正保持联络的
随便算一下也不知道有没有5个

598406_375844522507725_1659485516_n

世界很大
所以我们说再见

世界很小
所以我们会再见

诗韵
19-07-2015

Catch up

太久没有和素贤吃饭了。

素贤。一个很特别的朋友。一个永远charge满电的人。很佩服她随时可以很energetic。

短短的半小时。聊天、吃饭。感觉就像遇上一个故友。很开心。

说,太久没有catch up了我们。
应,因为你catch up with your school work?
答,I still feel left behind…

最近,好像business coursemate都在申请NOC。素贤、尚业、神奇伟、芸卉。我却没有任何冲动。这种大便似的颓废感觉就像我到处跟别人说:I’m not that keen to work in Big 4。虽然这是真心话,但是,说出来还是很虚假。

素贤说这三年好像过得很糜烂了。

我完全认同。其实,我也不是很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好像做了很多,却又好像很多未完成。我想,更应该说是很多事情没有用心做。没有用心做的事情,我不只浪费了自己的生命,也浪费了别人的时间。可是,过去的,已经来不及。

记得Daddy以前上过公司杂志封面。Daddy说的那个quote我还记得。因为那时候英文不好,所以我是逐个字逐个字查字典的。

要成功,就要做别人不要做的事情。

林诗韵。再不做,你就来不及了。

诗韵
06/09/2012

一辈子的朋友


谁来了?
谁走了?
谁遗忘了?
谁又想起了?

并没有变得更潇洒。只是,当没有办法面对,就选择装傻卖疯,假装没有事情发生,假装不在乎。知道的。每个学期都在换朋友。很有那种试用的感觉。大家嘴里不说,但就大家试试看成为好朋友。一个学期试用期。

后来,跟凤君、素贤、向莹、尚业常常聚在一起。一个学期过了。我们还是常常聚在一起吃饭吹水。每天嘻嘻哈哈,一种天塌下来当被盖的无邪快乐。其实,我很担心。我会很害怕。会不会有一天被fire掉… 我不是很会经营人与人的关系…

我很害怕朋友来了又离去。可是我从来没有担心过孙可晶、陈咏盈、张菁玲、李嘉汶、林碧芬会离开。他们已经成为我生命中的一部分。我真的觉得我们会一生一世。

直到咏盈说他可能会去纽西兰。我开始有一种我要孤独面对生活的感觉。就算咏盈忙着准备出国的东西,我也不想多问一句。我很自私。对不起。我不想要把你出国的事情放在心上惦记着,因为我们从来没有试过相隔那么久、那么远。

那天,走在U-town那个天桥上,跟朋友说…

咏盈要去纽西兰了。我们从来没有离开那么远、那么久。就算以前和现在在学校没有每天见面,但是我知道可能我转一个弯就会看到她,或者上个楼梯就会听到她的声音。从认识到现在,感觉上她就是一直会在我身旁。可是接下来这个学期,她虽然在纽西兰,但是我要当她是在新加坡。依然相信转一个弯就会遇到。希望这样我会比较有勇气面对生活。

陈咏盈… 我们相爱九年了…  接下来这大半年,想抱你的时候怎么办?想哭的时候你在不在身旁?

我知道就算绕地球大半圈回来,我们还是相爱的。可是,这一刻,我不舍…

诗韵
08/06/2012

沉默的晚餐


你坐在我的对面
就和以前的平时一样

可是渐渐的
我们都不说话了

我很害怕这种沉默的尴尬
于是
我们继续各忙各的

我们之间没有闲聊
怎么以前都不觉得
在一起
原来那么拘谨

诗韵
08/11/2011

致 专属天使的小主人


第一次遇见,是中学的新生日。你就坐在我后面。选班委的时候,大家都静静的。你举起手,毫不犹豫的说:“老师,我要做班长。”我转过身,第一次认真地看看胆识过人的你。短卷发、戴眼镜、外表平凡的你,眼神里承载着自信和傲气。

第一次,我们组队参加校内辩论赛,我做主辩、你做结辩,这样的辩位从初赛到决赛都不曾改变。那一次的胜利,让我们的中学6年都和辩论结上了缘。

第一次,我们和好友们在班上表演《鲁智深拳打镇关西》,我是豪迈粗犷的鲁智深,你呢?好像是旁白。印象中我们这组表演得挺不错。

第一次,我们代表初一A表演《西游记》,你和碧芬要做编剧和导演,好动爱玩的我当上了孙悟空。原来,从以前到现在,我们一直都很高调。

那一年,不懂事的我们都一样狂妄自大、争强好胜、唯我独尊。但上天给了很多很多的机会让我们这两块顽固的石头不停的碰撞、磨合。渐渐的,我们的距离越拉越近。

那一年,我们13岁。

***********************************************

因为爱玩不读书,我跌班了。不同班了的我们却在学记队里再续前缘。在华文老师的推荐下,我们加入了星洲日报学海雪隆区第19届学生记者队的行列。因为提早两年加入学记队,我们身边的学记们都是form4, form5的大哥哥大姐姐。他们说SPM有多难,我们心里想着PMR;他们烦恼毕业后去哪里深造,我们想着要进理科还是进商科。虽然大家都很照顾我们,但插不进他们的话题的我们只能相依为命。

我们一起参加训练课程,去街头采访,写稿写校园新闻,学习办活动,去下乡服务,办培训营。还记得下乡服务的时候,我们在万绕的一间小学不停的哼着《童话》;还记得我被爸妈禁足的时候,你帮我把活动计划书交给学哥学姐;还记得情窦初开的我们,总爱小声地谈论哪个学哥比较帅;还记得我们星期六有上课,只能在放学后赶到星洲报馆办C区的友谊营。

到后来,我们还是喜欢哼我们的营歌。*多少个惊心动魄 你陪我 大步狠狠跨过*

那一年,我们产生了革命式的情感。一起学习、一起成长的感觉真的很好。一步一步的,我们走进了彼此的心里。

那一年,我们14岁。

***********************************************

突然间,有个人闯进了你的生命。身为你的好朋友的我们,其实和你一样不知所措。看着你总是带着肿肿的眼睛来上课,我们也不知道可以为你做些什么。但也因为那个时候的你,让我多了一个善解人意的好朋友—孙可晶。

考统考预试的时候,别人忙着做最后一分钟的复习,我们却坐在楼梯口讨论昨天晚上的《恶魔在身边》。有时,我们会因为江猛和源伊哪一个比较帅而争论不休;有时,我们会唱着扬丞琳的《理想情人》。*喜欢看你走路充满自信 说话时候你的专注眼神 温柔的表情笑容里的天真 我相信 找不到有比你更好的人*

有一天,我和几个好友争吵、闹别扭。跑着回课室的时候遇到你,听着眼眶红红的我说完以后,你望着我的眼睛说:“我不能帮到你什么,只是想让你知道,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撑你的。”谢谢你的信任。

那一年,我们15岁。

***********************************************

原以为高中上回第一班的我,又可以和你同班了。你却跑去了商科班,成了初三A“唯一”两个去念商科的学生。这就是你,对自己的能力、兴趣、目标坚定不移的你。你知道吗?曾经一度,我很羡慕很羡慕你,总是很清楚知道自己的优势,总是知道自己要什么。

广播组的天使与主人的游戏,很巧的,我又抽到了你。结果我们开始通信。一封封写得满满的信里,没有极力隐瞒自己的身份,有的只是最单纯的坦诚。我坦白告诉你,你这个主席有什么不足的地方;你毫无保留地告诉我,在广播和导播方面,还有什么可以改进的地方。心有芥蒂的时候,我们总是用写的方式去表达,也因为这样,了解多了,误解少了。

在拾穗校讯社里,我们一起办拾穗营,一起担任第19期拾穗校刊的主编。那一个拾穗营,我们哭过笑过闹过感动过。那一本属于我们的《换季》,里边藏着我们的点点记忆。还记得一开始在会议室里,我们说要以日记的方式来编写这本刊物,结果很多很多个月后,零零散散的稿件让我们乱了阵脚。最后我提出要把主题换成《换季》的时候,原以为你会反对,没想到你仔细思考以后就同意了。那时候的我们,开始学会了不再盲目的坚持,不再为了反对而反对。

那一年,我们除了忙活动、忙课业,也忙着恋爱。谁谁谁带着男朋友去看演奏会,谁谁谁煮了难吃的冷面给男朋友吃、谁谁谁义无反顾的当了电灯泡。那年我们都和家人闹别扭,你说过“青春期的女儿遇上更年期的妈妈,肯定一触即发。”结果,我们成了彼此倾诉心事的对象,感情事、家庭事、课业、朋友、梦想,无所不谈。

有一次在广播室听到SHE的对号入座,我们很有默契的笑了;一起密谋策划怎么弄哭生日的可晶,结果得逞了,自己也被感动得哭了;在彼此的部落格里,我们互相鼓励互相打气;看到《换季》出版了,我们心里洋溢着同样感动。那一年,发现我们是可以一起聊天谈心的好朋友,也是可以一起共事的好伙伴。

那一年,是sweet sixteen. 我们,16岁。

***********************************************

亲爱的,我跟你说过吗?高二这一年,我追你们,追得很累。比起初一就加入小广的你和小鸟,我迟了3年。我很努力的想把我错过的东西学好,希望有一天能和你们站在同一个舞台上。比起初三就打校外辩论赛的你和碧芬,我迟了两年。我一直让自己很努力的跟上你们的步伐,因为我宁愿沦为花瓶也不想成为队里的拖油瓶。幸好,这一路上,你给了我很多很多的支持和鼓励。

2008年5月,是一个很值得纪念的月份。我们的生活就只有5个辩题。这个精英杯辩论赛,让我们创造了很多很多的回忆。几乎每一天傍晚6点,我们一起搭LRT回家。有时候,我们还很有兴致的聊着天;有时候,我们却累得不想说话;最后一次筹备后,在LRT上,我们有很多的感触。曾经面对课业上的压力,曾经面对父母的不支持不看好,曾经和队友之间有争执有不同立场,当然也有很多很多很珍贵的回忆。

我和你,在小广、在拾穗、在坤辩,偶尔也是会意见不和。可是我们多不爽彼此都好,都不会生气太久。把话说开了,心结解一解,气自然就消了。我们,已经不是那个会无理取闹的我们。

那一年,我们努力的迈向我们的冠军梦,我们17岁。

***********************************************

记得高三那一年,我们的心贴得好近。

“林诗韵,我真的很不喜欢没有战斗心的你!”高三年头,望着越来越不积极,越来越没有神气的你,我气鼓鼓地说了这句话。亲爱的,没有战斗心的你像一滩没有生气的死水,可是如果战斗心过于强烈,又会蒙蔽了我们的双眼。我记得,我们是会点醒彼此犯下的错误的朋友。

从小广和拾穗的岗位上退下来以后,我们继续在高三毕业执委团合作。别人提议我做理科班的主席的时候,我没有抗拒,我以为你会是商科班的主席。结果你却以为我会做编辑而当上了商科班的编辑。这是我们第一次,那么严重的没有默契。

这一年,面对师长们的压力,面对一些执委一些非执委的挑衅,面对学妹的恶意中伤,我想我们都有很多的收获。很感恩,陪我一起面对这一切的是你。即便是在我们的最后一个活动毕业晚宴上,原本和你一起做司仪的我和小鸟,一个去跳舞,一个去唱歌,也只剩你一个独撑大局。办了那么多的活动,面对别人的冷嘲热讽,更让我们清楚知道,谁才是值得信任,可以陪你走到最后的朋友。

考完统考后的第二天,刚好是Myfm的DJ应征。我们就像是初出茅庐的小孩一样,素颜的去面试。这不是很重要的事,只是想跟你说,追梦的过程,有你真好。

那一年,我们一起为未来彷徨担忧烦恼,同时也对未来充满好奇和憧憬。

那一年,我们18岁。

***********************************************

你总是喜欢说,19岁那一年过的很混乱。因为一半的的时间在工作,另一半才是进入大学。以前我会担心,我们之间有层层叠叠的关系,当我们携下所有的身份,离开学校以后,我们会使彼此的谁?后来才发现,心和心,一旦连起来了,就是一辈子的事。

这一年的三月,是我最失望难过无助的时候。我不回你信息,对你说话的语气也冷淡到不行。对不起,那时的我需要时间去调整自己的心态。我以为不久以后,你就会打退堂鼓。没想到,我对你再怎么冷淡、再怎么恶劣,你却始终对我不离不弃。谢谢你,没有放弃我这个朋友。七年之痒,我们还是熬过去了~

结果,我们还是进了同一所大学。在这里,我们一起认识新朋友,一起开始我们的象牙塔生活。我们一起想家,一起面对课业上的压力,一起参与活动,一起努力追梦。

那一年,新的生活拉开了帷幕,我们19岁。

***********************************************

原以为,大学很大,不同专业的我们的交集会越来越少,可是感情是靠心来维系的。这个学期,我们常常一起吃午餐,一起分享分担,一起聊聊彼此面对的挫折和困境。在我面前的你,总会毫无保留的露出你最脆弱的一面。*心疼地把你搂在怀里 说不哭不哭我却先红了眼睛*

这一年,我们有了越来越多的mutual friends. 从以前中学的、学记的、小广的、辩论的,到现在大学的。亲爱的,谢谢你在有了点心、有了蜂女人之后,依然还会把我放在心上。

这一年,我们心里都有放不下的牵挂,我们的心都悬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我们都知道自己要完成些什么,我们都知道自己肩上的担子。

这一年,踏入20岁的我们,我相信我们也会过得很好。

我们的故事,未完待续。。。。。。

亲爱的,生日快乐。=)

fm: 咏盈

            

如果你从来就没有出现
我的生活会是怎样的呢?

可不可以贪心的要求
下辈子也要你做我的好朋友

荒岛一日游

第一次,会议,因为蜂火轮的outing,所以缺席。
第二次,考察,因为参加Tax Competition,所以缺席。
第三次,会议,因为没有参与考察,有太多的不了解,不敢给建议。
第四次,游戏,提的都是垃圾建议,对不起,我只是想抛砖引玉。
第五次,会议,因为internship briefing,迟到了整整一个小时。
第六次,event,因为起脚车技术不好,跌倒了。

好一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果然就是一点贡献都没有的我。

Pulau Ubin。一个我们大家都不熟悉的地方。

有听说,那是一座垃圾岛。
其实,当身在岛上时,完全不会察觉那是一座岛。感觉很像是mainland。

有听说,在一个荒岛骑脚车,有什么好玩。
或许,他并没有想象中的好玩有趣,但是,往往会有我们意想不到的收获。

整个outing都是在骑脚车。这个不是普通的单车旅行,而是一个集合柏油路、水路、山路、石头路的行程。

本来脚车技术就没有炉火纯青的我,在快要下完斜坡的时候扑街。仅仅因为按错break、撞石头、脚车失控,然后… 痛!

这个不是普通的跌倒。竟然引起连环车祸~ Ivan 因为要救我,而跳脚车。跟在后面的咏盈来不及停,结果撞了瘀青。好一个荒岛斜坡恐怖连环撞。

虽然耀明和崇毅帮我洗伤口和包扎。可是还是一直不断地流血… 很恐怖… 可能是因为在那个高塔的时候蹲下来拍照,伤口裂了,所以流血。耀鸣还示范一个脚伤的人应该怎样走路才不会撕裂伤口。><*

接下来的整个旅程就是慢慢地走。回的时候还要麻烦学长载我下山。所以,outing结束后大家说很累,我也不敢出声~ 因为我根本就没有消耗到什么体力,没有什么累的感觉… 只是脚在痛罢了~

耀明载我下山的时候,其实我有在怕。

第一,因为刚才这样跌一下,很害怕会再跌第二次。
第二,因为那是双人脚踏车,我坐在后面完全看不到前面的路,不知道前面是什么状况,所以会有点怕。

但是还好FOC的自由落体。这个真的很管用。互相信任真的很重要!!!我必须完全信任我亲爱的amcisians。

整个荒岛一日游~ 老实说… 我玩得不过瘾!

诗韵
26/1/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