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失在老城区

那是蔡依林唱的布拉格广场
没有投下希望的许愿池

转角废墟中的咖啡店
年轻烘培师
还有拉花cappuccino

20160801164023

闹市中卡夫卡雕像
不停旋转

多少人懂得卡夫卡
他却是捷克人心中的伟人
就好像
世界另一端不知道李宗伟
他却是马来西亚人民的英雄

游客聚集
只为那整点报时600岁的天文钟
那提着金袋的犹太人
还有那行走的使徒

歌德式教堂
石砌路
藏着多少波西米亚王国的故事

我在Letná公园俯瞰布拉格

爸爸问
布拉格美吗?

我说

那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20160801221247

诗韵
15-04-2017

 

最长的7月31日

我从捷克回来好久好久了。久得只能用回忆去计算。这一趟捷克之旅是一定要写的。就当作写日志是一种自己对生活的态度的坚持。

有些人的生活坚持是音乐,有些人是阅读,有些人是跳舞,有些人是插画,有些人是冥想。所以,如果我选择了写日志,就要对自己的这项生活态度负责任。

OK。自我表白完成。

每次远行,我担心的都是恐怖袭击。妈妈担心的都是我在当地的安全。我对自己有信心。我知道一个女生在人生地不熟 + 语言不通的地方要千二分小心。这些是在自己可以控制的范围内。那些无法控制的事情总让我惶恐。

我也不计算这趟飞机搭了多少个小时。反正我的2016年7月31日有三十几个小时。好不容易抵达布拉格机场。然后,我发现我的行李箱… 坏了。很生气。如果我搭的是air asia也就算了。于是,我去file了complain,claim了S$35保险。这一点小事,就是会被弟弟说成 – 你们这些新加坡人。

Offended。我明明不是新加坡人 。

那是一个雨后的下午。潮湿。冷。饿。行李箱坏了。那时候觉得自己真傻。好好呆在新加坡就好,干嘛要跑出来又冷又饿又孤单。犯贱。活得太舒服。偶尔要饥寒交迫,让自己感受一下存在感。

虽然如此,要是让我重来一百次,我也愿意。但是,下次我会先订uber。

我搭taxi去青年旅馆。我非常清楚,从机场出来的水鱼一定会被taxi uncle砍菜头。但是,如果砍一点点菜头可以解决情绪上的问题。我不介意。

青年旅馆很靠近 Dancing House,也很靠近Old Town。地点非常适中。Review了几间,女生宿舍都比较贵。这是性别歧视吗?我住的都是mixed hostel。那时,没敢跟任何人说。宿舍负责人说同房间的还有两个人,但是差不多半夜才到。结果,第二天就发现两具男裸。他们是很有礼貌的法国人。

对于时差,其实只要不去想,就不会suffer。傍晚睡了一小时的午觉。我的冒险之旅就开始了!

记得在NUS的时候,Nalaka找来我和Shruti要做一个apps。概念是关于找lunch buddy的。方式有一点像tinder。后来,各自忙,也就把这件事情不了了之了。没想到,现在有couchsurfing+。完全就是我们那时候讨论的概念。真可惜,我们没有execute。

Download了couchsurfing+ 找来当地人Martin带我去吃晚餐。在布拉格的第一顿晚餐,我试了当地最传统的Svickova。十分不是我的口味。几片牛肉配上当地的dumpling,还有味道很奇怪的酱汁,加上貌似cranberry sauce的调味。我非常不喜欢那酱汁。当地的吃法,是将貌似面包的dumpling切片,然后吸收酱汁。一顿晚餐结束后,盘里的酱汁都会被吸收完。整个盘都是干干净净的。我一开始不会吃,把酱汁剩得很多,感觉很不礼貌。

20160801025055

我不想第一天在布拉格就喝得烂醉,所以Martin替我点了味道比较light的Kozel。Kozel的logo是一个很可爱的在喝酒的公羊。

20160801023607

当晚,我还见了在新加坡认识的Dominik。我特地选了夏天去旅游。可是,见到Dominik的时候,他穿了一件厚重大衣。和我那件在中国冬天穿的差不多。这夏天,怎么是冷的呢…

Dominik带我去喝酒。反正,在捷克就是喝啤酒。后来我才发现EUR2的啤酒是by default 500ml。像我这种暂时不想喝酒又为了礼貌小酌一杯,就要和 bar tender强调 – SMALL。

第一晚睡得比较早。养精蓄锐。因为第二天,我要做观光客。

Expenses @ Prague – Day 1
Airport Taxi – CRW790.00 / EUR33.99 / SGD51.33
Prague Dizzy Daisy Hostel (3 nights) – CRW980.00 / EUR42.17 / SGD63.67
Shampoo – CRW85.00 / EUR3.66 / SGD5.52
Dinner – CRW158.00 / EUR6.80 / SGD10.27
Total – CRW2,013.00 / EUR86.62 / SGD130.79

诗韵
02-04-2017

A Flee Trip to Czech Republic

很怀念五年前的一次一个人旅行。Solo trip一直都在to-do-list,却一直下不了决心,也做不了决定。

略略和他提过要去欧洲念书的事情,也略略说过有一个月的假期想要去欧洲看看。不supportive是他的个性。他说,一个月在欧洲什么都干不了。后来,我们拖拖拉拉的关系告一段落。我迫不及待地想要证明 — 他是错的。

因为好胜,还有那别人不搭理的自尊,很积极地在搜索暑假班的资料。最后落实在Tomas Bata University, Zlin上一个Business of Tourism. 主要原因 – 学费很便宜。

Staff booking上很夸张的标上一个月的假期。一点都不享受同事嫉妒与羡慕的语气:“你就好啦!那么长的假期。”你不知道,过去12个月,我没有拿过年假,没有拿过病假,还不时通宵工作。我好,那你要换吗?

出发前的一阵子,每天工作回家都在哭。人际关系我一向处理不好。跟家人的,跟朋友的,跟同事的。因为我不想要唯唯诺诺的委曲求全。因为我不要为了讨好谁而放下身段。结果,爸爸因为我没有听到电话响,没有接到电话,很生气到不和我说话。多半也是因为我不申请新加坡PR。他不懂,我多么不喜欢新加坡。

放假前的一个案子很复杂。前一个负责的同事没有把案子做完就辞职了。这案子是一个挑战,也算是上司给我一个表现的机会。而且,为了放假,别人用两个月的时间,我必须要缩短到一个月。美女同事没有把自己该负责的部分做好,还要半夜三更简讯来骂我。我说啊,你要是不满意我你就去投诉。

于是,我每天都身心疲惫的在家里的沙发哭。

出发前两个星期,德国和法国连续两个星期发生三次恐怖袭击。我是真的很害怕。我还很年轻,我不想被炸死。我知道家人也担心。我到处问捷克安全不安全。得到的答案很一致,捷克是欧洲的kampung,基本上穷得当地人也不想留在那里,难民是不会去的。

妈妈在出发前的一天打给我,她是担心得哭了。不去可不可以? 没有非去不可的理由。可是既然已经决定要去了,我希望看可以得到家人的支持。爸爸不和我说话,妈妈心里不支持。我上飞机的那一刻,心里很不踏实。

可是,这一趟是要去的。我是真的累了。

并没有把这次的旅行冠上什么华丽的称号,这又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寻找自我之旅。明明,就是一次落魄的逃避。

出发前有个习惯,让身边友人提三个要带的物件,除了passport/ 手机/ 钱。无意外,赵素贤说 – 化妆品,口红,安全套。这个真是我认识的最真实的毫无掩饰的赵素贤。但是,我更喜欢陈慧昏说的…

open heart
open mind
happy soul

20160828013009

诗韵
13-11-2016

Joker

Zlin, Czech Republic

img_9888

那是一个吹着冷风的夏天。在捷克的星期天晚上很悠游。大伙儿披着冷衣喝着啤酒在小公园旁聊天。

不。大家话不多。都在思考人生。

最帅的Raphael在show off照片。天呐!他有一个一样帅的twins哥哥。

大家很安静地在思考人生。

一直想做德国人的法国人Nassim打破沉默 –

Say something
Tell a joke

又是一片静默

罗马尼亚Alex淡淡地问Nicole –

How’s your life, Nicole?

巴西Nicole微笑着回答 –

My life is a joke.

诗韵
16/10/2016

 

 

在日惹 Day 2

第二天一早,外面下着雨。听说Borobudur的日出很美。后来才听说的。反正,那不在计划之中。

酒店附早餐。一人一份传统早餐,外加free flow面包。张晏要了一份gado-gado,我要了一份bubur ayam。后来发现日惹的bubur ayam还蛮好吃的。可能味精放很多的关系。后来,来了一个西方白人。他选了面包。大概只有亚洲人可以在把早餐吃得像晚餐一样。

导游叫Budi,他的弟弟还是表弟当司机。

第一站,我们去Borobudur Temple.

10474686_10152393620478612_3509350658438655713_n

导游说,很久很久以前,这里是佛教地区。后来,火山爆发,大规模的熔岩摧毁了几乎整座城镇。于是,佛教徒们都逃跑去附近的Bali。导游说,所以现在Bali都是佛教徒,Yogyakarta都是回教徒。七月的Bali不斋戒。

讽刺的是Borobudur,一个象征着佛教大千世界的世界文化遗产,让一群回教徒来收入门票。

婆罗浮屠在课本上念得多。亲眼目睹才会被震撼。那雄伟的构造、建筑的意义和细致的浮雕,就连那佛塔的排水系统也是个雕像。浮雕大约的意思就是从乔达摩·悉达多出生的画面开始,到后来得道成佛的过程。在那个远古时代,竟然出现这样的雕工。鬼斧神刀。我很好奇,建这佛塔的是和尚还是建筑师。

有一些无头佛像,那不是艺术,也没有什么特别意思。纯粹一场意外。战争的时候,要嘛炸碎了,不然就给人偷了。

有一些佛像会有钟罩护着。钟罩又分两种,菱形空隙的钟罩代表佛门初学者;方形空隙的钟罩代表这对佛法有一定的知识,但知识还不够。Borobudur的中央是一个类似大钟罩,但没有空隙的形状,那是佛界最完美的境界。

虔诚的佛教徒会顺时钟在一层走三圈。我们… 就别提了…

第二站,我们去Mount Merapi.

没有爬到火山口去。只在大概山脚的地方看看被熔岩摧毁的车,还有被熔岩摧毁的河流。还看了一些被熔岩摧毁的人的照片。面对大自然,我们是真的束手无策。

第三站,午餐。

导游是回教徒,所以没有和我们一起吃午餐。他带我们到一家他们说很出名的local炸鸡店。已经不是第一次见识印尼的炸鸡了。就是要炸得肉都碎了才有印尼的味道。

第四站,Prambanan.

去日惹,一定不能不去Borobudur和Prambanan。Borobudur是佛塔。Prambanan是印度庙。导游说,要区分佛庙和印度庙,最大的差别在于佛庙会有钟罩,印度庙会有三个塔,象征兴都教的三个大神。

参观Borobudur和Prambanan,最让人震撼的是古时候的人们是怎么把这么重的石头搬到塔顶?以前又没有起重机。而且经历多次的地震,那主要的建筑都没有被震坏。防震措施也太厉害。

印度庙和佛塔都有浮雕。导游说,兴都教比较romantic,所以在Prambanan的浮雕会有Karma Sutra,就是教你怎么繁衍后代。

第五站,Candi Ijo.

我们说要看日落。下了一整天的雨,怎么可能有日落。导游还是带我们到一个高岗上的candi。像这样的Candi,满地都是。可是高岗上的candi,可以鸟瞰雨后的日惹。

晚上,我们在Malioboro扫街。我最喜欢的是Bak Mi。后来一直在新加坡都找不到那个味道。Bak Mi有一点像酿豆腐汤面。可能日惹人的胃口比较小,食物的portion都很小。日惹小男孩可能也很害羞。我们只去了一档买bak mi,然后其他hawker keeper 都逃走了。

10462893_10152393625258612_8185859491652200373_n

后来,我们坐三轮车去吃satay。张晏说看到这个三轮车夫吃药之类的。感觉有点不正常。后来,这个三轮车夫一直坚持要载我们回到main street。我们很坚持要走路回去。其实,不太远。但是,我当时是完全不记得方向。张晏走哪里我就走哪里。这三轮车夫就一直跟着我们。后来,雨越下越大,三轮车夫才放弃…

诗韵
23-07-2016

在日惹 Day 1

工作的第一年,六个人住在金文泰的一间破屋里。闹着要一起去旅行。去那当时还不怎么流行的日惹。闹着闹着,我们搬家了。屋友也换了一轮。不变的是我们始终没有一起去旅行。

但是,日惹我还是去了。和张晏去。也忘了两年前是怎么做的决定。在这方面,我一直很举棋不定。

我是一个对工作和生活规律很有计划的人。我会知道每个明天一踏进办公室后要发的电邮、要整理的档案、要做的报告、要开的会议、要打的电话是什么。我也会计划每个周末约谁、去哪里、吃什么。唯独在旅行这方面,会任由自己毫无计划地盲冲盲撞。于是,我喜欢solo trip。也是喜欢travel buddy的。只是,我会太依赖travel buddy。问问张晏,问问Cherry,问问陈咏盈。她们大概不会真的想要第二次一起旅行。

于是,我们还是结伴去了日惹。

住在新加坡久了,会让人忘记一般上机场和市区是有距离的。而且,像日惹这种小市镇是不会有KLIA Express或机场快线之类的专车。于是,我们搭着巴士拐了好多个弯抵达Malioboro。

预订的酒店就在Malioboro街道的一个横巷。我记得对面有很好吃的香饼。很有槟城豆沙饼的味道。

我们的第一餐在横巷解决。卖Mie Ayam 的老板收集各国钞票。我们给了他RM1。当时的汇率大概RM1 = RPH4,000. 我们还要了一份Gudeg。这是几乎人人推荐的street food。太甜了。not my type. 吃饭的时候有小女孩来乞讨。不。她是卖艺。因为她是唱着歌来的。

午餐后,我们坐三轮车去Tamansari水晶宫。一直觉得三轮车很不安全。那伯伯骑得和开车的几乎一样快。

我相信Tamasari有过一段辉煌的皇朝历史。听说这是以前Sultan来洗澡的地方。如今,已成为一堆废墟。那个可能是苏丹晒日光浴的走廊,现在变成附近孩子们的足球场。都是这样的。所有事情都会过去。没有那个皇朝可以last forever。

10524373_10152393381833612_3605008473168431265_n

我们没有找到导游或是随便一个人为我们讲解那段辉煌的过去。反而被一个uncle拉去买batik postcard。我是一个游客,纪念品明信片还是会买一些。

我记得,我们要去看一个博物馆。碰上星期五祷告日,所以休息半天。博物馆去不成,又遇到一个uncle。Uncle用英文 + 马来文 + 印尼文和我们说了好多好多好多。他介绍我们去看一个show。后来,还要我们跟他走。我们怕啊。两个女孩儿到印尼可算是one of the dangerous things了。印尼又不是one of the safest country。

怕着怕着,我们还是跟着去了。那时是傍晚,天色还没暗。我们没有走小巷。穿梭在类似马来西亚花园区的排屋小区里。一路上有街坊和这个uncle打招呼。心里放松了一大半。这个uncle可能真的是个好人。Uncle把我们带到一个高级会所。里面还有人在办喜筵。这时,我们才完全放心。Uncle还为我们介绍导游。这导游后来是我们在Borobudur和Prambanan的向导。

有些旅游胜地,卖点是现代化。有些地方,卖点是古老文化。在日惹,不会有Marina Bay Sands 的infinity pool,但是我们可以去听传统的戏曲表演。我们看了一场Ramayana Ballet。用的是传统的爪哇乐器,有两位主唱。开场之前还有传统的祝祷仪式。

故事大概讲述一个恶魔霸占了一个女孩。然后Brahma大神救了她,把她带回丈夫的身边。故事还穿插一些鸟神猴王的杂技表演。

在Yogyakarta,Day 1。

如果不把这念成Jogjakarta,我会笑你。

诗韵
16-05-2016

 

圣保罗一日游

在Sao  Paulo的第一个早上是被吵醒的。一大早,家里的人很忙碌。原来,清洁工人来做打扫,还有个人来修水喉。摄影师摊在沙发打游戏机。大姐姐在准备早餐。

我们把吧台当成早餐桌。桌上有Frango牌的面包。他们跟我说,这面包是鸡骨头做的。我相信。因为,我们华人用鸡骨头熬汤。所以,用鸡骨头做面包不是没有可能的。

大姐姐Pat问我要不要喝咖啡。在巴西快一个月了,真的没有喝到传说中很好喝的巴西咖啡。来到local的家里,怎么可以不尝尝呢?结果,只有我一个人表态要喝咖啡,大姐姐却煮了一大锅咖啡。晚上从city tour回来,那锅咖啡还在。晚餐的时候,姐夫的哥哥还指着那锅咖啡说Pat煮的咖啡 – No nice。硬是要再煮一次咖啡给我。我尽我最大的努力跨越语言障碍告诉他,我晚上喝咖啡会睡不着。

其实,是假的。

早餐后,大姐载我们去附近的杂货店买一张巴西style的EZ Link卡。然后,我们从最靠近的地铁站开始了一天的city tour。

第一站 — Luz Subway Station
这火车站不是最古老的。大概,也不是设计最独特。确实是有一点vintage的architectural 设计。但是,最特别的大概就是因为摄影师很喜欢。摄影师带着我偷偷走到禁区拍照。跟摄影师一起拍照有压力。我那时候用的Nikon digital camera简直出不了这种大场面。

DSCN7695

第二站 — Paulista Avenue
Paulista Avenue 就像Malaysia的Jalan Ampang,就像Singapore的Raffles Place / City Hall。直直一条的金融大街。几乎整个城市的白领都在这里工作。到处都是穿西装打领带的人。摄影师说我在这个大城市一点都不像游客。嗯… I born and raised in big cities…

走到一个还蛮大的交通圈,竟然还看到在玩skateboard的年轻人靠在栏杆拉筋。这个就是巴西。就算有人靠在栏杆做x也不是一件特别的事。

第三站 – 艺术博物馆
艺术馆的人很多。我忘了我们看过什么聊了什么。只记得离开艺术馆之前,我跟摄影师说我穿尖头的鞋子穿得很辛苦,脚趾甲都要脱出来了。摄影师说,有些人为了穿漂亮的鞋子,宁可把脚趾切掉。

第四站 – 日本街
大家都叫这里China Town。你就别骗我了。路边那水果店大大个汉字写着“东亚水果档”。东亚明明是日本。Sao Paulo是除了日本以外,第二个最多日本人的城市。

日本街有一间Mc Donald,还有一个竹林的outdoor。很漂亮。

第五站 – 天主教堂
整个巴西不知道有没有一千几百个教堂。我们去了圣保罗的其中一间。这教堂无异于其他教堂。只是,摄影师在大门口前为我拍了很多张照片。

DSCN7741

第六站 – 广场
我们刚好经过闹市中的广场。有一个uncle在跳舞。很random。Uncle穿着很colourful,他也不顾别人的眼光,随着音乐就在广场中央跳舞。

DSCN7747

城市太吵闹太冷漠。有时候,我们需要听一听脚步,看一场无厘头的表演。

第七站 – 全程最高楼
我们原本要要到塔顶俯瞰整个圣保罗。无奈,当天下雨。保安人员不让我们到塔顶去。圣保罗,这是你让我回去的一个理由吗?

雨后的下午,我陪摄影师去买相机给侄儿。我喜欢这种感觉…

漫无目的的走在闹市
一起在教堂里祷告
一起买生日礼物给小侄儿

跟喜欢的人在一起,这样就够了。

我们是不太富有的学生。我们在闹市中转角一个档口吃午餐。午餐吃的是巴西人为很便宜,十多块一份的黄豆+饭+薯条+牛排。

跟摄影师吃饭逛街,他永远不会judge你拍食物的照片。而他,永远只负责帮你拍照。

DSCN7778

这趟来到圣保罗,想说探听亲爱的摄影师有没有女朋友。如果没有,不如我们来个约会。话还没说出口,他就主动跟我说他跟他以前的女朋友们的故事。

你知道吗。在暗恋你的人面前,细说着以前的女朋友们,还说着现在多么爱着的那个她,多么的残忍。

我们后来还去了一个葡萄牙贵族的博物馆。在签到簿上大大个写上Ashley Lum from Kuala Lumpur。
我们后来也去了一个城市发展博物馆。看着一个城市百年来的发展,走过建市的第一个地标。

DSCN7885

在市中心的一个角落,有一个不起眼的电子板,记录着圣保罗直至当天的税收。那时候的记录是65 billion Reals。65 billion Reals的税收,巴西你把它来干什么了呢?

午茶时间,我们去了大概全国的设计都一样的wet market。摄影师点了两份很大分的pastel。我真的很不喜欢吃pastel。而且,才刚吃午餐不久。我很勉强的吃了一半。剩下的一半,摄影师让伙计打包。随后,我们把它送给了一个正在捡垃圾的老婆婆。

摄影师说,他的第二任前女友是个心地很善良的人。不久前,她帮助照顾他的母亲。摄影师想要报答他,或是买一份礼物给他。女朋友说,不需要。女朋友知道圣保罗有很多穷人,如果真的要报答她,那就为穷人们做一点事。所以,摄影师就把吃剩的pastel送给捡垃圾的老婆婆。

最感动的,并不是心地善良的女朋友。

而是,前男朋友,你是在别人面前怎么形容前女友?

诗韵
16/11/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