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第二个semester

一个学期,再多30个小时就结束了。相信这个不是快毕业才有的惆怅。每个学期都过得很快。快得好像什么都来不及抓住。

Summer Internship结束。回家差不多6天左右,就回来新加坡。那时候感觉像是没有真正休息到。可是,其实在家也是什么都没有做。

开学第三天,我们去了recruitment briefing。那个从我们Year 1就开始吓唬我们的career service center一直跟我们说几时要开始apply Big 4 / Banks / Mid-tier。刚结束的summer internship 好像不过是昨天的事。

过后,每一天,我都在apply permanent job,几乎每天都在做IQ Test。我真的很想问NUS 学生会有IQ 问题吗?过了很久很久,大概是六个星期,就是recess week的时候,很多人都收到Big 4的通知。我也收到,不过是reject letter。我心灰意冷啊。虽然真的没有很想要去Big 4。但是每个人都找到工作了,我呢?每天在课室等上课的时候,就听到同学在说Big 4 interview的情况,Big 4 薪水给多少。这种画面每天在上映,每天都在提醒我有多么的不competence。

大家陆续收到NOC的通知。说好一起毕业的Leow Yun Hui 和赵素贤!结果跑去北京/上海NOC。我一半是嫉妒,一半是生气他们不守一起毕业的承诺。反正我就是超级小器,没有办法真心祝福他们。现在的感觉是很亏对我的好朋友。我会一直为你们祷告,求上帝带领你们走平安路。

每个人都想不通为什么我在最后一年还去拿SPARKZ的PD来做。我一开始接这个job是因为我怕我整个year 3没有CCA,我会活得死气沉沉。后来,真的扛起PD的责任,才知道IRC Exco对你和你的comm的expectation,还有办一个属于全NUS的活动,整个NUSSU 都在看着你。这半年来,那种我是leader的感觉回来了。每次开会都会feel到整个comm都在看你。Salman那天跟我说,我看起来很stress,如果我stress的话,整个comm就会stress,所以我要enjoy,大家才会一起enjoy。

那天一个senior跟我说 – 你做Project Director啊?每个人都可以做啦~ 讲得一点都没有错,每个人都可以做,但不是每个人都要做,而且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到最后。当了PD后,真的学到很多,好像怎么说话diplomatic,怎样带动comm的气势,怎样做Logistics的东西,banner那里印比较便宜,comm里的小人怎样对付。大概就是拿100个leadership / MNO module都学不到的东西。

当每个人都去申请internship的时候,我竟然申请了几个就放弃。突然有一天给我看到AIESEC GCDP Recruitment的广告,我就这样莫名其妙很兴奋的去申请。结果final一结束我就要去Brazil Santa Maria了。我说我兴奋是骗你的。那种感觉比兴奋还要兴奋100倍!

每个人去申请internship,我就是放弃winter internship (放弃GE 和MOH Holdings,其实有一点心痛)
每个人去欧洲exchange,我偏偏去南美洲。

我喜欢别人用异样的眼神看我  ^^*

这个学期的project压力很大。大到我要求凤君挪一个小时出来陪我吃午餐。因为我没有办法忍受跟同一组人一起上课,一起吃午餐,再一起去上课,然后一起讨论Project,然后一起上课,一起吃晚餐,再一起meeting。我整个人疯掉。

诗韵
14/11/2012

Advertisements

透气

Recess Week回来,已经是第三个星期了。这三个星期过得很紧绷。很紧绷。好像连呼吸,都是用来喘的。

每一天都是Project。每个module的project。

第一次跟组员有conflict,还好最后大家坦白说出来,好在大家都接受并且自我反省。每天一起上课,没上课的时候就一起做project。直到那天,我是真的撇下他们,自己和凤君去吃午餐。我很需要一个小时,出来透透气。远离生活大部分时间都在做的东西,和最好的朋友聊聊。我的组员是真的很好。可是,我很需要这样一个小时离开一个必须工作的团队,去透透气。

每一天都在处理drag来drag去的SPARKZ email。老板说这些东西让subcomm去做。Subcomm做就叫我自己做。大便人!老虎不发威你当我病猫。

每一天都在申请工作。已经申请了差不多30份工作。我有这么差?每次申请都要做test。Test 英文。Test IQ。我真的很想找到一个IQ零蛋还可以进NUS的天才。

我真的很累。很辛苦。连呼吸都困难。我真的觉得我要倒了。

诗韵
17/10/2012

你是一朵绽放在冬天里的玫瑰花

星期三晚上,去听了SQP Professional Accountants的一个talk。这个session是关于到一个potential accountant 的前程。所以,一定要去听!

拿了degree后,应该是还要去考一些qualification的。CPA? ICPAS? CIMA? ACCA? CPA Australia? SQP? 很没有头绪。就算去听了这个briefing过后,也是懵下懵下。但是,我很喜欢那个prof 讲的东西…

他说,很多accountancy degree holder 很担心自己的文凭会dilute。

*你说不担心就假。那些读engineering和science的(Prof称他们为barbarians)来拿我们几个finance module就spoil完我们整个cohort的market。如果出到去外面,这些明明应该去做工程师的家伙跑来Big 4做partner,你说我们该怎么办!我们要捍卫!*

结果,那个prof 是这样说的…

Shakespeare在Romeo and Juliet里有一句话…

What’s in a name? That which we call a rose by any other name would smell as sweet.

教授说,我们就是玫瑰花。不管我们的名字是不是Accountant,不管我们遇到怎样的对手,我们都是smell as sweet。

种玫瑰花的gardener都知道要让玫瑰花在冬天里绽放,平时就要常常修剪花枝,而且要很忍心地将多余的枝节都剪掉。这样,玫瑰花就可以在寒冬里绽放。

我不会种玫瑰花。但是,我觉得他讲的很有道理。

我们就像是玫瑰花,坐在前面那三位教授 – Dr. Ch’ng + Dr. Stephen + Dean of Accounting Department 就是种玫瑰的gardener,我们在大学的这三、四年,他们的责任就是要不断地trim我们,直到哪一天我们遇到最寒冷的冬天,我们依然可以绽放得最漂亮。

大概没有一个读account的人会说读account不辛苦吧!但是,我相信 *不经一番寒刺骨,焉得梅花扑鼻香* 我不知道我以后会不会成功,会不会有地位,会不会有钱,会不会有价值。但是,我希望至少10年、20年后,可以像坐在前面的partner一样,告诉身边的人no regret!

他们说考那几张paper好像要用到6年的时间。朋友说为了考这样的qualification要浪费6年在这个行业。我倒是奇怪,如果那6年不用来考这个qualification的话,你会用来做什么呢?如果还有其他更想要做的事情,那就赶快去做。不要一边考qualification,一边抱怨自己在浪费时间在这个行业。你不觉得自己在践踏自己的青春光景吗?

诗韵
16/09/2012

交棒

明天,第3次参加AMCISA AGM。

Year 1。带着一颗想要在大学办活动的心加入Main Comm。
Year 2。带着一颗想要把AMCISA 推出去的心留任。

上个星期的Main Comm Briefing。
前天的Election。
明天的AGM。

恍恍惚惚的,原来已经办了差不多10个活动。癫癫废废的。吃喝玩乐的。认真严肃的。反正大家开心就好。

交棒之际…

有一点兴奋。我终于可以不带任何身份,不负任何责任,认认真真的参加AMCISA活动。
有一点不放心。新的Comm handle到吗?了解吗?习惯吗?适应吗?有压力吗?开心吗?
有一点不舍得。我知道友谊会维持。

此刻,我要学习,退休的生活…

诗韵
24/8/2012

第三年的FOC

第一年。参加FOC。带着Freshie的身份。就是在那个懵懵懂懂的时候…

认识了我在新加坡的第一批朋友 – 疯女人。
认识了很好很好的Seniors – 顺建、晨辉、景衍、耿杰。
认识了Business那班 welcome 我们 to hell 的 Biz SA – 晓燕、慧敏、云义、可扬。
认识了很多久闻大名的朋友 – 亨耀、尚业、志豪、淑娴。

记得有个在沙滩猜拳的游戏,有个朋友玩得很认真,眼神中散发出来一阵杀气。
记得Initiation,蒙着眼睛完自由落体,还打伤了senior。
记得虫虫运动会,闭上眼睛就来了一个360度翻转。

第二年。参加FOC。带着SA & GL的身份。

准备Faculty Talk,才发现自己一直都不是很理那种bidding的事情。
Senior Camp 玩得太认真。Amazing race 玩两次,是一件很累的事。
FOC的时候喊太多,喉咙痛。熬夜做video,还要有typo。

这是一个艰辛的过程。也正是这样一个难忘的经历,提醒我,我不再是那个Freshie Noobshit。要像个大人!

第三年。没有参加FOC。出席了开幕典礼。说是会长致词。但是很多话并不是说出来就可以明白的。

亲爱的学弟学妹:

无论你之前对大学的憧憬是怎么样。大学就只是这个样。用心去体验生活上的每一件小事,你就可以发现它的意义。大学生活精彩不精彩,就看自己如何去享受。

Work Hard! Play Smart!

我坐在前排。观赏FOC营舞。很有活力。很想,再做一次freshie。

想着… 想着… 突然很有想哭的冲动。我多希望你也是我们的一份子。但是,我相信,上帝一定把你的路给安排好了。你也要加油!

诗韵
17/07/2012

大学4MCs

5月3日。世界新闻自由日。10:37am。我在Golden Mile Complex等着回吉隆坡的巴士。Year 2的结束。感触很深。

那天看到学妹评估自己的大学四学分。才发现,自己好像一直deviate from these modules。

学业分
在NUS两年。拿的每一个module我都记得。刚开始会抱怨怎么学的都跟accounting没有关系。还会羡慕在local读的同学毕业后有ACCA文凭。自己却只有一个degree。往往只是看到别人的好,忘记自己也是幸福的。Senior说NUS的考卷比ACCA难很多,所以基本上NUS degree是受国际承认的。听了后觉得安慰了一点。似乎是快要毕业了才发现自己少了一点专业文凭。

这个学期拿了3个accounting modules。Workload很重。可是,却真正体会到自己在学一些叫做专业的知识。很多人说business很简单,不用读。如果只是拿一门financial accounting就下此定论,我说那是肤浅。

好几次我都在想现在过的accounting undergraduate生活是不是以后accountant生活的缩影。坐在对面的小文燕和ah char异口同声地说“是”。好几次,因为midterm或group discussion拖到9pm才吃晚餐。总是觉得在这个时间吃晚餐是很委屈的事,然后就不小心想到以后的生活会不会也是这样。要有小成就就面对小挑战;要有大成就,就面对大挑战。决定要往专业这条路走去,就要预备好自己面对所有的挑战。就像Prof Daniel (Audit) 说的:想要$10 million的月薪很容易,就是别人放弃的时候你坚持,坚持到最后你就是月入$10 million的partner了。于是,我在Facebook写了:The only thing you need is STAMINA。

我很珍惜每一个module和每一个Prof。教得好 vs 教不好; 无聊的module vs 有用的module,总会有至少一点值得学习和受用的。Ms Anne Chia (Managerial Accounting) 很喜欢说:Life is not easy, why make it more difficult? 于是Managerial Accounting总是在寻求最简单的做法。Prof Tan (AIS & Audit)很喜欢说:Money is not easy to earn。这是工作的写实,更是auditor的无奈。总是看到白领光鲜的外表,多少人知道后面付出了多少个不眠不休的日夜。

所以,其实我也没有很讨厌我学的东西。可是,总是考不好我也很没有办法。总结这两年来一直考不好的原因。在大学考试完完全全就是看你掌握那个概念和知识掌握到多深。这个是这个学期最深的体会。很多概念我都懂,但是不深刻,不懂得运用。很多时候题目换一个方式问,我就不会做。原来梁智强导演在很多年前的《小孩不笨》就已经传授了学习的真谛:只要摸清它的底,就不难了。

我真的很想很想要读honours。如果这个学期的cap还是不争气,念honours是没望的了。一直想要继续读下去。至少读一个master吧~ 会吗?还有一年的时间考虑。过度乐观,我还相信有奇迹。我想要读honours.

活动分
CVCF senior说我是搞社团的…. 听起来好像在搞黑色会的样子。我很喜欢那种一个团体为了一个共同目标大家一同前进的感觉。可是来到NUS,团队整体性的感觉很薄。明白自己在这种感觉上要负起责任。少了一种责任感。一直有那种不负责任魔咒。总在说 – 大学了,想来就来,不想来就不来。于是,放飞机的次数增加了。就是因为这种 — 答应了,可是现在我不爽,我不想去。于是,缺席也觉得不愧疚。

今年,挑起了在AMCISA当会长的责任。一开始,真的有满腔热血。很想要把AMCISA推出去。多一点social,少一点自我封闭。火苗本来不很大,冷水泼几桶下来就全熄了。

有人问:你觉得去那种HighComm Dinner不无聊咩?关系到AMCISA咩?
有人问:MSL 不是负责InFusion咩?不够人啊?
有人说:不是每个人喜欢Social,所以你走错了方向。

到最后,当会长自己也没有份热忱。我还期待comm有多少的团结?

向来不喜欢求人。从以前到现在。一直都是。直到有人说宣传做不好,出席的人很少… 过后我见到人就会问知不知道AMCISA有活动,还问他们会不会来。整个就好像在求人来这样。后来,又有人跟我说 – 你们又sms又讲,怕死没有人来酱。这些讲讲就算的话,听了还是会伤心。

我记得最后一个event后,我们在隔壁的TV room有小小的sharing session。那天的心情转折很大。开始的时候有一点生气。后来,是steven提醒了我。我根本没有做好榜样。然后,我觉得自己浪费了我的comm的很多时间。

没有让他们学习到有system的办活动方式。
没有让他们熟络成为有一种家人的感觉。
没有让他们明白AMCISA的真谛。

我对不起你们。 

说真的。很多时候我都不懂要怎样面对AM SoLar。很多时候面对他们就是很重的愧疚感。自己也不是那种会主动关心别人的人。所以就算是约出来吃饭,我自己都会尴尬得不知道要说什么。

今年,还参加了NUSSU IRC – NUS Students Union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Committee。很多人不懂这个是什么。我明年要买20张 InFusion的入门票送出去。

第一次参加NUS的CCA就接下了SPARKZ Marketing Director的职务。一开始有一直在找sponsor。每天要处理20封email。后来,为了逃避email,索性不带电脑呆在图书馆不回宿舍。后来,SPARKZ是成功举行了。可是,整个marketing team 溃不成军。不负责任的我,去吃大便啦!

IRC为我印了50张名片。第一次拥有自己的名片很有变大人的感觉。

在IRC,如果用正负计算,我在这个团队里得的是+能量。主要是认识了来自亚洲各国的朋友。

来自Sri Lanka那被Harvard录取的Salman。
来自Vietnam那会说广东话的Hao Sam。
来自India那刚从Denmark回来的Geetika。
来自Indonesia那卖身给NUSSU的Verry。
来自Myanmar那漂亮的U-town queen Jenie。
来自New Guinea 很温柔爱打扮的Priyansha。
来自Sri Lanka的酒鬼Nalaka。
来自Taiwan爱旅游的Szu Yu。
来自Pakistan的cricket master Aaqib。

我很想说,这是一个很特别的群体。我们来自不同国家,不同背景,却可以完成一个已有一个还算蛮大的project。我看到了拥有一个共同目标的重要性。SPARKZ。InFusion。OlymNUS。我们用团结的力量证明我们不分国籍、不分宗教、不分肤色的文明。

虽然大家也没有认识很久,感情也算不上很深厚,但是几乎每两个星期就见面一次,见面的时候废话还是有很多可以聊。就连严肃的会议也被我们搞得很comedy。尤其是…

Little Sam boy总爱模仿主席Salman的装扮。
Verry 爱炫耀InFusion找到强大的sponsor结果钱乱乱放。
爱玩的Nalaka总是约大家这里去旅行,那里去喝酒。

Awesomeness Beyond Borders

IRC算是我在大学里的一个艳遇。

友情分
总在说朋友不在乎多少,在乎的是真心。每当想说找个人说说话的时候,总在手机和facebook的contact list里来来回回翻了好几次。似乎,找不到一个愿意听你说话的人。好久没有那种坐在楼梯口聊着天南地北的感觉了…

老朋友,最近有空聊聊吗?
新朋友,愿意聊心里话吗?

说习惯了那一学期换一批朋友的感觉。但是每一个学期结束都有一种感慨。把课本笔记丢了,是不是也不小心把朋友也丢了?

感情需要用心经营。亲情。友情。爱情。

曾经跟蜂女人常见面。后来,课表不配合,话题不接轨。
曾经跟AM Dim Sum很要好。后来,有一点误会,有一点尴尬。
曾经跟峇株帮常一起K书。后来,我很少上图书馆了。

现在,跟biz 很熟。几乎每天在一起。一起吃饭,一起outing,一起搭巴士,一起下班,一气吃粽子,一气荡秋千… 不敢说以后我们也要在一起这种不切实际。至少,我们把握每个在一起的时刻。

爱情分
朋友问:在大学没有人追吗?

好像真的没有…

偶尔也想要谈恋爱。

搬行李的时候,想要一个男朋友…  其实只是想要一个搬运工人。
没钱吃饭的时候,想要一个男朋友… 理所当然地让他请吃饭… 其实只是想要ATM机。

出粮了~ 搬完行李了~ 就突然不需要男朋友了。^^*

要常常提醒自己。要做个独立自主的女人。不要靠男人养 *爸爸例外*

其实,真的不急着谈恋爱。要爱自己,爱家人,爱朋友,爱上帝。要学会照顾自己,才有能力照顾别人。懂得爱,才有被爱的资格。

到底。心里面是住了一个人。只是不小心,也会把他当成一个标准…

明白。那不是爱。只是想要好好地爱护一个心里面常常会惦记的人。

偶尔聊聊天…
两三年才见一次…
旅行时买份纪念品…
手痒时写写明信片…
空闲时问候家里的人…

见面时不尴尬。想说话的时候就说话。或许,以后或永远我们都不会在一起。那样更好。永远不知道你的缺点,那你在我心里面永远都是完美的人。

*~*~*~*~*~*~*~*~*~*~*

我的大学。过了三分之二。如果要将大学四学分打印成成绩单。没有ABCD,也没有S/U。因为我的生活,我的人生不需要被评分,也不需要任何评价。及格/不及格。那都是不可以重来的事。

过去的我不后悔。
未来的期待盼望。

现在拥有的,我珍惜。

诗韵
03/05/2012

ACC3603 Assurance & Attestation

之前,我对Auditor和Audit 工作完全没有概念。但是现在,我想要说,audit是无论如何都要尝试的一个工作。我对audit的兴趣源自风趣幽默的Prof Daniel。

Prof Daniel 应该是一个经验丰富的auditor。他常常会分享他在工作上的经验。有时,还会有动作,audit class 变成一个听故事的课。所以我特别期待星期一和星期二。这两天我都不上课,我去听故事。

故事(1) Practicising Auditor
Business School常常都会有career talk,然后会准备食物,有很充足的networking session。那时候,还是学生的Prof就跟Deloitte的其中一个partner聊天。

Partner: I’m a practicing auditor
Prof        : So, when will you stop practice?
Partner: Ha! Ha! Ha!

后来,Prof才知道Practicing auditor的意思是有执照的auditor。

最后,Prof还是加入了Deloitte。过后, Prof问那partner,为什么他问了那么蠢的问题,还让他加入Big 4。Partner回答:You know sometimes audit work is boring, we need entertainment.

故事(2) Legal Loan Shark
Legal Loan Shark就是那种财务公司。银行只是借钱给那种有credit的人。那么那种没有credit的人要借钱怎么办?这个Legal Loan Shark就会借钱给他们。他们从银行借钱回来,再转借出去。

有一次,Prof去audit这间公司。发现到cash flow有问题,严重到再不解决的话就会倒闭。照理,公司要disclose这样的问题,可是一旦disclose了,就会影响到银行借钱给他们的条例,这样不利于公司发展。于是,公司accountant说已经跟银行沟通商量过了。口说无凭,Auditor要看到相关文件。Accountant一直说没有。

于是,有一天,prof工作到很晚,那间公司的门竟然锁了。Prof便去那accountant的座位找钥匙。不小心看到那封accountant一直说没有收到的银行的信。信上说不extent payment的period。职业道德。Prof没有将那封信收起来。他假装没有看到。

第二天,prof又在跟那accountant讨信。Accountant又说没有收到。这次,prof说: “Neh, what is this?” Ops~ 被发现了。那Accountant当场心脏病发作,进了医院。Prof说,这是他第一次audit到有人进医院。

整个事情其实关于到evidence & document is very important for audit.

故事(3) Channel 5
Prof被派到英国Channel 公司做audit。在Channel的厕所里,有所有Channel产品的sample。免费任用。于是,Prof就洒了Channel 5 香喷喷的回家。Prof说很奇怪的一件事就是他的太太没有Channel的产品。但是,一闻就知道那是Channel 5。Prof当然要为这莫名的香水味作解释。

在英国,可以带家眷去audit。于是,第二天,他就带着太太去audit。他去工作,他太太去享受香水。

这个故事是要说像audit Channel / Coca-cola这种公司,它们是不会公开raw material。那要如何 确认raw material 的价值?于是,他们只允许audit partner去audit,只可以带一架普通的手机。于是,Audit partner就被关进一个小房间开始对raw material 进行audit,但是在外面的junior assistamt一直收到电话… 这个procedure是什么?那个document 先开始… 等等细小琐碎的问题~

故事(4) Terrorist

有一天,Prof发现到他的下属连同下属的电脑不见了。于是,打电话给这下属的家人。家人说他在接受terrorist训练。终于,用电邮联络上了那同事。

同事:I am in a martial training.
Prof   : I see. Can you please return our computer?
同事:No. The computer is for training use.
Prod  : OK. Enjoy your raining.

其实我真的有在怀疑这个故事的真实性。不过,这个故事主要就是告诉我们,email也可以作为evidence.

故事(5) Charlie’s Angels
话说有3个新的audit assistants。感情很要好的三姐妹来到prof的audit firm。他们很漂亮也很会打扮。有一次,安排到他们做stock count,千叮万嘱,不可以穿太漂亮。因为stock count会是要爬上爬下,流很多汗。

到了stock count当天,Prof收到client的电话。 “You faster come. Can’t continue stock count here. My warehouse man cannot work”

Prof到了现场… 三个好姐妹穿tube & hot pants…

刚好,那时候的audit firm老板叫Charlie,他们就成了 Charlie’s Angels…

Recess Week过后,由Prof Tan接手。他是CFO。了不起!虽然他没有很多很多audit的故事,但是有几句话是他还蛮常说到的。很有经历现实的无奈的感觉…

Money is not easy to earn
他常常讲了一个比较重/麻烦的topic过后,就会说:Money is not easy to earn。确实。常常听别人说auditor薪水很高。也常常听别人说auditor工作时间长。我说,这个世界上没有容易简单的事。我相信一分耕耘,一分收获。

You’re not going for golf & red wine for fun
常常会听其他faculty 的同学说 – 你们business的最喜欢social的啦~ 其实,我也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们那么注重networking。

原来,很多时候auditor是靠这种内幕消息来预测那间公司的走向。对Audit Firm来说,reputation最重要。所以就算publish了audit report,有什么风吹草动,就要马上行动。等到把纸刊登出来的时候,一切已经太迟了。

Once published, you cannot pretend as you don’t know
一些比较大的audit firm会有一个专属的部分负责读报纸和刊物。只要关系到client的消息就会马上documented。Auditor 是一个专业,总不能全世界都知道的事,自己还是I don’t know。所以,我们必须要常常装备自己。想要当一个professional,就要准备好迎接所有的挑战。

ACC1006 Accounting Information System是ACC3603的pre-requisite。拿ACC1006的时候就觉得为什么这个module那么闷、那么无聊… 现在才知道,ACC3603真的很需要到这个基础。有一点后悔,当初没有把基础打得很好…

Nothing happened for no reason。你不走下去就看不到它的美。

 诗韵
13/04/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