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我终于好好的为自己做一份晚餐。

那段日子真的很糟糕。没有办法做早餐。没有办法专心工作。每天晚上等大家都睡了才敢哭。

Siggy每个周末无聊时就会跟我聊近况。面对陌生人,我们总是很诚实。于是,我们很认真地聊起近况。

家庭
很好。父母健康。弟妹平安。就算是大家住在不同的地方也没有分离的感觉。也因为大家不常常在一起,每一次说起“回家”两个字,心里总是有一种很复杂的感觉。没有当过游子的人,不会明白每一次“回家”有多么的归心似箭。

朋友
虽然我们有时也会彼此不爽。但是,大概也没有人会像我们这样打打闹闹就没日没夜在一起13年吧。虽然也会因为居家小事嚷着要搬走。但是,我会为了我们曾有过的回忆留下来。真的。单想起不久前pillow fight 笑到窒息的画面,我就愿意永远跟他们一起。

工作
要是我诚实地说我的工作很平顺,大概会被我的同事们一人一口嫉妒的唾沫给淹死。去年的这三个月,几乎每天都活在压力和恐慌下。怕工作做不好经理在后面说我的坏话。担心meet 不到manager的expectation。压力大到有一次开着电脑就只懂得哭。

错误犯一次叫做无知,犯两次叫做死白痴。今年,或许也因为manager的工作方式不一样,过得很轻松。没什么大压力的就比预期更早赶完所有deadline,还有闲暇可以帮忙做别的engagement的工作。虽然偶尔周末还是要回公司做一些admin work,但是我还有时间去游泳,上西班牙课,约旧朋友,学ukulele,有时间去约会,有时间去分手…

爱情
一切都在控制范围之内。惟有说到这一块就忍不住伤感。

是不是每个进入27、8岁的人都会有quarter life crisis?同事是这样。他,也是这样。似乎也因为他的quarter life crisis,把一场disaster间接带到我的生活中。

我说不上来喜欢他哪一点。可能,只是喜欢和他相处的那种感觉。很舒服。可以随便指中指。可以随便骂粗口。可以随便喜欢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可是,我不小心认真了。一认真,就输惨了。

我到现在都不明白,为什么他可以做到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地潇洒。而我却像一个傻子般的任他摆布。

就在他转身的那一刻,我知道他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喜欢我了。

和siggy说了这些过后,才有一点恍然大悟。我的生活这么的美好,为什么要一直为这老鼠屎不断地哭泣。我要忍着恶心把这块大便抹走。面对这段感情,我对着什么对着谁都可以大声地说我努力过了。可是,感情不能只是靠一个傻瓜的努力。

诗韵
26-03-2016

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

走过了人来人往
不喜欢也得欣赏
我是沉默的存在
不当你的世界
只做你的肩膀

拒绝成长到成长
变成想要的模样
在举手投降以前
让我再陪你一段

陪你把沿路感想 活出了答案
陪你把独自孤单 变成了勇敢
一次次失去又重来 我没离开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陪你把想念的酸 拥抱成温暖
陪你把彷徨 写出情节来
未来多漫长 再漫长 还有期待
陪伴你一直到把故事给说完

让我们静静分享 此刻难得的坦白
只是无声地交谈
都感觉幸福 感觉不孤单

*~*~*~*~*~*~*~*~*~*~*

你就让我默默地陪着你

好吗?

诗韵
28-02-2016

Protected: 意外

This content is password protected. To view it please enter your password below:

小幸运

原来《小幸运》有一种让大家不停单曲循环的魔力。我的那些年没有柯景腾沈嘉仪,只有偷看藏在抽屉的九把刀。

与你相遇 好幸运
那为我对抗世界的决定
可我也失去为你泪流满面的权利

单曲循环,她想起了他。我想起了他。那一段想起会傻笑,会有遗憾,会感慨的moment。

最近总是被问生活忙不忙。不忙。真的。但是,我不喜欢。所以我一直keep myself occupied。那些明知道没有结果的约会就不去了。心理很矛盾。没见过,怎么知道没结果。

其实,我在等。等那个说来找我的他。去年啤酒节,他说会回来。2015年的10月要过完了。我是聪明的女人。可是,我也会犯傻。说好一起倒数2016年的烟火,今年会实现吗?不然,我去找你好了。好吗?

哼。聪明的笨女人。

第三年被second去tax。满怀的不甘愿。跟manager说过两次。说今年想试一试做audit planning,也暗示了11月想要去做上市公司的初审。经理宁愿把我手头上的案子给别人,多让一个senior加入,也不愿为我争取不做secondmend的诉求。

哀莫大于心死。终于,我开始申请工作。

第一年,大部分同期入职的同事辞职,我没有。因为,我觉得自己不够bargain power。
第二年,不想走的同事也走了。我没有。因为,我觉得自己还有进步的空间,还可以学得更多。
第三年,我终于想通了。

妈妈说,他们那一代一份工作就可以做个十几年。所以她一直没有办法接受我们草莓族怎么可以一年换一份工作。时代不同了?没有。我觉得我是那种可以一份工作做10年的人。但是,当诉求不被接受,建议不被接纳,前途不受保障的时候,我觉得… 是时候了。

最近午餐,都是外带回办公室。很享受那一个人的安静时刻,比起在喧闹的小贩中心大声谈论办公室政治,心里自在得多。

有一天,非常想念凤君。和凤君没有很close。但是,她是一个我偶尔会想念的人。就像可晶。朋友不需要多,一两个单纯的就够了。

一阵子没见凤君。她染了褐色头发。她说25岁之前要做一些疯狂的事。所以,买了S.H.E. 演唱会的票,跟同事下班happy hour。然后,很快她就要去第一次clubbing。听着凤君说的,忽然觉得很激动人心。真的。我们的生活,不是要多神经喧哗才算疯狂。只是需要一点点extra ordinary。一点点就够了。

安静的星期六,我让《小幸运》单曲循环了大概100 次。

我说:“听着听着就想起你了。”

那么巧,你也是吗?

可是,我们都不是彼此最想留住的幸运…

诗韵
24-10-2015

 

Protected: 女皇心

This content is password protected. To view it please enter your password below:

7月最后一天

整个7月都在为升职加薪的事情紧张。害怕成为盛事中的落网之鱼。但是,升职加薪了又怎样呢?就像Instructor Francine说的,我们并没有一夜之间变成deferred tax expert,面对financial instruments我们还是一样的脆弱。

7月最后一天,大家忙碌,却不为了迎接8月份。

都忘了一个早上在忙些什么。大概就是在clear INT的review point。好像永远没完没了的engagement。赶了一连串的deadline后,终于明白为什么念大学的时候教授都一直在强调ethical issues。

是不是audit fee很低就可以不那么仔细?
是不是时间很赶就可以做得比较随便?

我说我是真的很喜欢audit。我还在捉摸那所谓的professional的标准。

午餐约了张晏。我们终于不在AXA吃午餐。原来那老火汤搬到后面巷子去了。我们互相交换一些让人烦恼的负能量。有时真搞不清楚为什么人类要为难人类。

外头乌云密布,我们不想回去工作。张晏带我到Amoy Street一间甜点店。跟着张晏总有好吃的,而且不会迷路。多好。张晏说:心情好的人会选到好吃的蛋糕。于是,我们要了一份黑森林蛋糕。

我们聊着,然后看着外面来往的人群。

人群中,我发现一个你。一个我害怕面对的伤害。我总在想要是有一天碰上,中指要怎么比才显得优雅。你忽然出现在街角那间咖啡店,原来也不过如此。

我以为我后来会过得不好,其实还不错。
我以为你后来会过得很好,其实也只是如此。

只是如此。

我知道你和她在一起。我知道你换了一份工作。我知道你和她分手了。可是我他妈的一点也不想要知道你的任何消息。

午餐后,我要开始做RTO的research。同事们都纷纷辞职。只有我不走。总是被取笑说我好像很爱这间公司。命好,在这间公司做得很开心。

不是。

他们没有想过,我是等大家都走后才被manager发现,才有listed co. 可以做,才被安排去中国工作,才有机会做special engagement。也不想想我这候补等了多久才等到这样的机会。我留下来,是为我自己。

一年下来,我几乎都是最后一个离开公司,回家都已经快3a.m.了。不是我做得很开心,而是我本身抗压性就很高。

人们就是这样。看不到就假装不存在。

公司安排了大扫除。三年了还真是第一次扫得这么干净。我却不明白,为什么要每天把电脑收进小得可怜的柜子里。

有人说,hot-desking的位置要分ABC team
有人说,hot-desking的位置上要放名字
有人说,所有的文具要收进公事包
有人说,公用的文具可以放在桌上
有人说,所有的废纸一定要用碎纸机碎掉
另一边,却有人用手随便把纸撕掉

竟然,management没有一个人出来把事情讲清楚。不喜欢这样。不清不楚,然后有心人把所有事情政治化。

Group C的off-peak event是去Buffet Town。我十分不喜欢看review。喜欢不喜欢是很主观的一种态度。就好像,我不会喜欢加了醋的番茄酱云吞面。当全公司的人都说Buffet Town 不好吃的时候,我觉得单单那新鲜的sashimi就赢了九条街。

晚餐后,Partner带我们走了很远的路搭巴士去唱K。印象中,Partner们都是高高在上,不挤公车,也不去小贩中心。可是,咱们team的partner却正好相反。到底,partner也曾是和我们一样的打工族。

说去陪座一阵子就好。结果,玩到凌晨2点才回家。最令人震撼的不是谁把《野子》唱成野人,也不是谁标破音。而是,年进半百的partner竟然唱《日不落》,还带领大家跳《小苹果》。I am truly  impressed。

谁说accountant一定就是又闷又无聊的人?

诗韵
02-08-2015

我们,相爱10年

午餐和同事Chai Li 和Sarah 去吃比较远的福林酿豆腐。聊到Chai Li 拿假去Pulau Perhentian 学潜水。迫不及待地跟她形容Pulau Perhentian 多么的漂亮。

Perhentian之旅,大概是… 大概是三年前的事…

这是我在巴西回来后的第一个旅行。出发的时候,爸爸身体不是很舒服。后来,才知道是手术后肺进水。有时候,的确会觉得愧欠家里太多。但是,自己明明又是一只关不进笼子里的小鸟。还好后来大家都身体健康,生活平安。我们一直求的,不就是这些吗?

巴西回来,我整个就是处在一个破产的状态。是可以跟家里要钱的。但是,你好意思跟家里要钱吗?可是,马上就毕业了,好难得一个多么有逻辑的藉口可以跟姐妹们一起去旅行。而且,这是我们认识10年的第一个旅行!我记得我们每次都是在Arts Canteen讨论。其实,也就只是在比较哪个价钱学生比较affordable。于是,我们选择了Pulau Perhentian。基本上,都是咏盈肥婆和嘉汶在安排,我只是负责去玩,还有意见多多而已。超开心的。哈哈!

这个旅程从一开始就很搞笑。对!我们是负责搞笑的。

要到那个穷乡僻囊的丁加奴的一个小码头,可以搭飞机,可以搭巴士。我们却搭火车。我们从KL出发,火车一直南下到柔佛,再慢慢北上到丁加奴。不谈火车经常性的误点和故障,我们估计会在第二天的10a.m.抵达。

第一次搭火车,还蛮兴奋的。弟弟一直提醒我,马来西亚的火车不像欧洲豪华旅游火车。后来,我也知道。早上起身上厕所… 我发誓我以后都不要搭马来西亚的火车过夜!

一个晚上我们大家都很兴奋,狂笑到被邻居骂。这邻居也太凶了吧!嘉汶还flirt那个卖小食的uncle。我们还大谈50 Shades of Grey。后来,我们家有两本50 shades…

我们订了taxi把我们从火车站载到码头。可是,偏偏那个火车在其他站的时候停下来。还停了很久。听说,是停下来让乘客吃早餐。我们宁可相信其他taxi uncle说的:火车零件坏了,常常都是这样… 于是,我们叫taxi uncle赶过来这一个火车站载我们。

等待的当儿,我们吃Ramli burger。只有马来西亚人才会欣赏的Ramli Burger!

其实从这个火车站到码头也不会很远。一路上,有一只不知名的虫爬过我们的脚。我们喊了大半天,然后都把脚缩起来。遇到我们,是那个taxi uncle不走运。若干年后,我们在睡眼惺忪的早晨挤上一辆taxi前往Tanah Merah的码头。那一刻,我想起了那年刚毕业的我们。好像是昨天的事。

日记中断两个月后…

我一直以为我会记得发生过的那些大事小事。是记得的,但是已经无法用文字诠释。

375031_10151524365853612_1823779124_n

记得那蓝蓝的海
记得身材不好的我们穿着bekini
记得我们在不大的海边招摇过市
记得我们乘着汪洋中的一只小舢板

我们的青春
我们很搞笑的青春

我很喜欢属于我们的娱乐性

诗韵
26-07-2015